老師沒教的大學必修學分.jpg

我實在沒有力氣和出版社討論新書的書名該如何改變,甚至面對出版社老闆認為原來的構想不夠明確,無法讓讀者一目瞭然書中的內容,我也沒有時間為自己原創的「社團煉金術」的書名做辯護。尤其是看到封面的設計還不錯,我只能說:「我尊重出版社的想法。」畢竟他們才是面對市場第一線的人。

 

即使名字又把改成落落長的:「老師沒教的大學必修學分 社團成功學」,但是貼心的編輯還是在封面下面的介紹當中保留了原來「社團煉金術」的字樣。即使我再怎麼游移不定,認為短名字還是比較響亮,但是連敦煌書局都來詢問下訂單的事實,讓我也不得不承認出版社還是有他們自己的市場敏銳度判斷。

 

書名和封面往往不會改變書中內容的架構,這本書還是以經營非營利的社團組織和企劃、執行專案活動為主,讓同學們能夠從社團的歷練當中,學到目前最新的企業組織發展與工作技能,甚至有可能探尋自己的職涯未來。不過,書名和封面總會影響到銷售量與影響力,這次看來比上一本新書好多了,應該不至於完全受到這兩項外在因素影響。

 

其實上一本「台灣何去何從」雖然似乎在台北沒有多大迴響,但是在中南部地區反應似乎不錯,還上了新書排行榜。我到南下出差的時候不小心在書店證實了這個消息。只是我明明就站在書前面,書上斗大的照片,還是沒有讓正在翻書的讀者認出我來,或許是忙碌之下意外減肥的成效吧?

 

那天去新竹一家輔導業主那裡,送他這本著作,他隨口就說:「出版社要拍照,怎麼沒有提早通知,至少給個三個月減肥吧!」我哈哈大笑:「我可能要一年半載吧!」果不期然,可能是過胖造成了畫面的臃腫喔!

 

我會很密切注意我的著作在市面上的反應,倒不是我擔心銷量的問題,而是更在意讀者的反應。很多朋友可能不知道,寫書和教書沒什麼兩樣,如果不知道課堂裡面學生的反應,我們就不知道是不是得換個方式、教法讓學生更明白自己所要傳達的內容。

 

所以通常我都會花一點時間尋找一下是否有讀者會在部落格發表心得感想。台灣的讀者只要這樣做,幾乎都會獲得我的回應,只是我很納悶,即使我這麼積極的回應,台灣讀者的反應似乎不怎麼踴躍。相對於大陸讀者的反應,我的確有點為台灣擔心。

 

草莓革命是我在台灣賣的最不好的著作,但是在中國卻造成很大的迴響,我在書當中的一些基本工作技巧的討論,更是引起很多網友的轉載與媒體的報導,還有讀者用書名當作論壇帳號名稱使用。所以竟然出書不到一個月,已經有不少邀約要我到中國各地分享,有瀋陽、湖南長沙、深圳、北京、上海。但是台灣竟然不重視這些基本能力的養成,是我們台灣素質高很多,還是整個社會氣氛差很多呢?

 

我最近在大學敎三門課,三個班級的氣氛就截然不同,當然就會影響我的教學內容。其中一個班人數很少,學生分做兩派,一派積極和我互動,都坐第一排;另一派幾乎在上課的時候都忙著種菜、偷菜,永遠躲在電腦教室的後面。所以我的教學都會被第一排同學的發問牽著走,我也永遠不知道後排的同學他們的想法與學習進度。另一個班則是大班,學生害羞而不主動,所以我和同學們的互動幾近乎零,所以我只能把我準備的教學內容講完,而不會有什麼精采的額外演出。一個原本準備好講兩個小時的講義,我竟然曾經在這個班四十分鐘就講完,一直讓我對這個班感到很抱歉。另外一個也是大班,但是學生活潑而且主動,所以我老是覺得一周兩個小時都不夠用,常常都會講到下課還欲罷不能,學生也捨不得離開教室,每次我上完課,總會有不同的學生過來問問題,並且跟我說:「老師,你講的很好,我們很喜歡你的課。」這樣的成就感,總是讓我準備更多的教材,期待著下一次的上課。

 

我不是個喜歡只聽稱讚的人,就像我每次在網路上尋找對我的意見,我總是先看批評,但是這是個互動過程,有更多的回應,我才能知道哪裡是能夠表達更清楚,能講的更詳細,或者真需要改進。我歡迎各位朋友到這裡來發表看法,也更希望有更多的讀者能追根究底的把事情問清楚,即使我不是萬事通先生,我總會盡其所能和大家一起思考與成長,所謂教學相長,就是這麼回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鯨 的頭像
藍鯨

創意學堂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