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以為只有學生會搞錯老師講課的方向,連老師也都會被龐雜的理論搞到團團轉,明明就是談建構主義,到最後變成一群老師在吵「教得好不好」。至於符不符合建構主義的理論基礎:「要以學生為學習中心」早就拋到腦後,大家還是回到以「老師」為中心:「倒底『教得』好不好」,難怪台灣推動建構式數學會搞成「橘越淮而為枳」,而一敗塗地了。其實各行各業都有這樣的狀況,無怪乎孫中山會說:「知難行易」,真的要搞清楚自己倒底在「做好」什麼事,也就是搞清楚做這件事的目標是什麼,還真是件困難的事情啊!

 

我舉個例子:男生在外面上過廁所一定知道,如果遇到公共場合,尤其是真正公家的「公共」廁所,假如裡面有個歐巴桑在打掃,那麼千萬不要進去,除非你想濕著褲管出來。

 

我想大家一定都有遇到正對著小便斗上面貼的笑話發呆,心裡還在想:「這看過了…。」突然,冷不防後面傳來一聲「抬腳」,你還沒反應過來,一把濕漉漉的拖把已經從腳後跟橫掃過來了。有時候,甚至連那一聲提醒也沒有,就從後面濺起汙水直接沾到你雪白的褲管上。這些歐巴桑可能看慣了男人如廁,幾乎把我們當成雕塑品視而不見,只想把廁所掃乾淨。

 

但是這些清潔人員是被聘請來把廁所打掃乾淨?還是讓如廁的人有個乾淨、舒適的方便環境呢?我問過我的學生,很多人都說:兩者都有。

 

這怎麼會是兩者都有呢?大家看不出來這是數學上「包含於」的問題嗎?讓用廁人有個乾淨、舒適的如廁環境當然包含把廁所打掃乾淨。但是重點在於讓人使用的舒服,只把廁所打掃乾淨是不一定有讓人舒服這件事。

 

我記得我國中的時候,擔任衛生股長,除了要打掃自己班上的教室之外,還要分配公共區域的打掃。那一學期,我們班被分到女生大樓的女生廁所。一開始全班好像偷窺狂般的興奮,但是後來卻是我這個衛生股長惡夢的開始,我不斷被女生班投訴,把廁所弄得不堪使用。

 

我實在搞不懂為什麼女生們會抱怨我們打掃的廁所不堪使用呢?明明我們就打掃得很乾淨。直到有一次發生個大災難,我們班終於知道問題在哪裡。

 

那一次,我親自去監督,因為我實在被投訴怕了,一天到晚到訓導處罰站。所以,我決定把班上清潔交給一位好友,自己親自到公共區域去監督。我到了現場,也沒有發覺什麼不對,班上同學都直接用水管把地面沖乾淨,因為男生廁所,我們都是這樣做。沒想到那一次,突然傳來一大聲尖叫。把我嚇了一跳,趕快跑去看,發現一個女生全身都被噴的濕漉漉地,慌慌張張的跑出來。我才知道,同學們以為那間廁所門壞了,直接用水柱噴水進去,希望用水壓把髒汙沖掉,讓垃圾流出來,根本沒想到裡面有人。闖禍的同學告訴我:「我敲門,也沒人回答,我以為門壞了,門壞了我們都是這樣清…。」當然,我又被投訴了,這次連坐法,我也挨了訓導主任的板子,理由當然是欺負女同學。

 

不過,這次我真的忍不住了,在挨完藤條之後,我鼓起勇氣詢問訓導主任:「報告主任,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我們班老是被投訴廁所不堪使用?每次我來檢查,都很乾淨啊!」主任頭也不抬的說:「乾淨?很濕,濕到女生都不敢坐著上,站在馬桶上,沒兩下就變很髒了,你們是多久檢查一次?」我終於發現問題所在,男廁所都是蹲式馬桶,即使有水漬,大家也能上。這間女廁是老師和女生大樓共用,所以都是坐式馬桶,搞得到處都是水漬,大家站在馬桶上,當然會變得很髒亂。

 

從那次開始,我就知道,很多事情不是我們做好就好,而是要用的人覺得好才是好。好比我到了資訊公司上班,我最討厭的事情就是工程師老是用自己會做的程式寫軟體,產品是做出來了,但是客戶都覺得不好用。我常常教育工程師,應該是依據客戶開出來的規格去找、去學適合的開發程式,而不是運用自己已經會的,找現成已經成熟的成品來兜類似的東西給客戶。這道理大家都懂,但是往往大家還是用自己知道、會的方式來做事,而不是積極詢問顧客什麼樣的方式是他們最滿意的。

 

有一本暢銷書叫做「問對問題是成功領導的第一步」,很多學生都來問我:「為什麼問對問題才能領導?」道理不難,因為只有問對問題,才能帶領夥伴正確解決問題。難的是,怎麼問對問題。回到建構式數學的問題上,如果我們未來需要學生能創造、分析事情,那麼建構式教學很重要,但是我們要沒有建構式習慣與背景的老師去教建構式教學,那不就是緣木求魚?所以問題應該是我們怎麼讓老師擁有建構式教學的能力,而不是建構式教學好不好。

 

其次,家長不能接受的原因是:很多人抱怨把學生教笨了。那麼問題是:學生是現在聰明,還是未來笨?以數學來說,很多家長都是背九九乘法表,他們認為這樣很快。但是,如果你問這樣學習環境下的學生:九九乘法表是什麼原理?我相信連老師都可能說不清楚。這也就是我們中小學的學生為什麼數理分數高過於國外同年齡的學生,而在大學的時候,他們的數理分析能力就變差了。因為背誦讓人腦有限的資料庫塞滿了,學習模式固定了,學習意願與胃口被搞差了。所以,高等教育,我們就輸給國外了。所以,問題在於學生家長不了解教學法對於學生未來的發展,如果是補習班來當教育部長,他們鐵定能用一套說法,比如說「穩穩紮根,創造未來諾貝爾得主」之類的說法讓家長信服。但是我們的教育單位卻一直去解釋建構式教學的好處。問題在學生未來成就啊!笨蛋!

 

我最近還看到某個新聞中心在調查「為什麼台灣經濟和就業力成長成反比」,也就是經濟越繁榮,就業力卻停滯不前?問題看似對了,很多人都在這個問題下討論,什麼公務員吃掉就業力啦!財團都外移啦!還有,大家最熟悉的:「這都是阿共仔的陰謀啦!」

 

問題應該是這樣吧:經濟成長是哪些產業?這些產業是否就業力飽和?還有哪些產業提供就業,但是經濟成長沒有含括在內?甚至在前瞻一點的想法:台灣還應該創造什麼產業能同時提高經濟和就業力?

 

在魚缸裡打漁,在不可能的地方思考,那麼我們怎麼能解決問題呢?先問對問題,搞清楚自己要做好哪件事,這樣我們才不會變成掃廁所,把汙水滴到客人的服務員啊!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