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前,台灣被稱為海盜王國,仿冒名牌的東西可以唯妙唯肖,很多細小的地方都會留意到。如今,最嚴重的仿冒來自智慧財產權的侵害,只要一台燒錄機,一套破解保護機制的程式,就能夠複製出來高額的產品。「海盜」不用再花心思去研究產品,「海盜」現在只會按滑鼠。

缺乏研究精神的「海盜」也感染了整個社會。從16歲開始打工,我進入職場也已經廿年,後面這十年,我發現年輕人越來越無法「自動化」。交辦一件事情,「有做」彷彿就是完成的標準。

前幾天,我請一位年輕的朋友,運用他的財務領域的專材為我研究一下境外戶頭的開立方法,方便我海外收入的存放,得到的是一個銀行的電話號碼,最糟糕的是這個銀行開立的戶頭,是由台灣匯款出去投資的戶頭,而不是由海外收回來功能。

今天早上,我看了我們部門新成員的報告,原訂昨天要完成,遲到今天我才拿到。通篇都可以看到剪貼的痕跡,既看不到整篇的完整邏輯,也看不到創意,只剩下支離破碎、完全不通的概念。

我花了時間詢問他的構想,發覺他根本沒有閱讀我們提供給他的資訊,只有運用關鍵字在網路上收集一些資料,然後就把首頁上的資訊,拿來剪貼一番。

整個製作報告的時間,我隨時看到他和同事哈拉,一會兒展示他新買的mac電腦,一會兒聊網路上收集到的新奇玩意。沒有什麼問題來詢問我,也沒有任何困難,倒是「自動化」的展延繳交報告的時間。

有時候,我們真能體會過去一些「老」前輩,為什麼會經常把「想當年…」掛在嘴邊。因為我現在也快要講出口了。

過去,老闆交辦一件事情,光是採購就好,我們一定會去詢問公司資深員工,過去都和哪些文具商往來,品質要求有多高,價格大概是多少,付款方式為何,票期開多長。還不放心的打開電話簿,多詢問幾家,要來不同的估價單,做成比較表,讓主管簽核,再讓老闆過目。

我自己當老闆的時候,一個年輕人來當我們的總務,一樣的文具採購,我今天講,明天貨就到了。可是要給客戶的資料夾上面卻有哈囉Kitty的圖樣,給同事用的筆還有除了卡通圖樣之外,還是三色合一的,大家應該都知道,那種拿來當贈品,卻是不好寫的筆。公司沒有B4紙的用途,卻有一箱的訂單。最棒的是他先墊錢付款,然後要公司當作薪水匯進薪資戶頭。

雖然如此令人啼笑皆非,造成公司莫大損失,他也還算「自動化」,雖然是個人色彩很重的「自動化」。如今幾年過去了,個人色彩越來越重,「自動化」的功能卻是越來越少。

昨天聽到一名好友的消息,他曾是某家大型公司的行政主管,工作能力極強,是公司「自動化」人物的典型,由於業務的縮減,他被資遣,現在卻淪落到一個月二萬二千塊薪資,連剛畢業的大學生都不願意做的工作。

我聽到這個消息,不禁掉下眼淚來,我還真的願意用我們目前公司這些新新人類們去換一個這樣優秀的員工。

大家在感嘆孫運璿這樣人才的凋零,我想,這不是只有政府的責任,而是我們的社會是否已經喪失了某種精神?一種連做「海盜」,都要做「 The best of best 」的精神!而不是連一件正式的工作,都是用「我有做啊!」來作為完成的標準。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