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學時代的同學,最近和我有一次促膝長談的機會。

他最又開始思考著工作異動的問題,希望我能提供他一些意見,畢竟在同學之間,我是工作經驗比較豐富的人。

其實,並不是我沒有推薦工作給他,而是他的面試表現讓那位老闆深感失望,因此獲得的工作並不是他想要的主管職缺。不過,他很想知道他出了什麼問題?

一坐下來,他就提出這個問題。我笑一笑,先顧左右言他,就是不正面回答他的問題,直到他又再一次認真的問我:「我發生了什麼問題?」

當我肯定他是真的想要知道答案的時候,我才繞了個圈子,慢慢說出我的想法。

為什麼我還是得兜圈子來回答他的問題呢?因為,我這位同學心高氣傲,常常覺得天下人不如他,甚至就算他來請教我,其實是帶著比較的心態而來,我如果一開始就開始說出他的毛病,恐怕他會一一反駁,既無法幫助到他,也破壞了我倆多年的友誼。

我一開始的說法就是從自己開始談起,我問他,是否還記得當初我倆是同時轉職的?還記不記得當時我到新公司的窘境:第一個禮拜我連自己的職級與薪資福利都搞不清楚,我只知道這份工作是實踐我理想之一的途徑;甚至到了第一個月快結束了,我才知道我們公司提供給我的是「免費」停車位,因為繳款的時間到了,卻沒有人來向我收錢,只有問我是否要車位。

我也是部門裡面第一位被老闆拍桌子大罵的人,更是部門主管當時完全不信任的人。

當然直到現在,我仍然沒有得到老闆的口頭稱讚。但是去年底,以我未滿一年的年資,卻讓我領到一年以上年資的年終獎金與配股,所有的福利我都比照資深主管,隔壁部門的新主管(比我早來三個月)卻是連配股的資格都沒有。而我的主管,現在每天中午找我吃飯,和我討論關於部門內因為專利申請而來的相關業務與部門擴充的相關事情。

我請他回想一下,當我們同時轉業時,他告訴我的是:他找到伯樂了,直接隸屬於大老闆。如今,同樣的時間,他卻是降調到以下的部門,成為職員。雖然他如期完成了專案,也獲得了部屬的愛戴,但是卻失去老闆的信任。

我再請他回想一下,他的部屬有幾個人希望能繼續在他麾下工作?他所沾沾自喜的愛戴,卻是大夥齊聚一堂一起抱怨公司的快感。每個人來告訴他的秘密都是他們什麼時候要離職,卻沒有人要和他一起留下來為新發展一起奮鬥。

我告訴他,我最近學到的一個新名詞:僕人領導者。面對老闆或股東,有僕人的身段;甚至面對員工也是以啦啦隊的態度來加以領導。我舉最今蘇貞昌院長的例子給他聽,蘇院長最近在院會上說:「身為政務官,要留意的是政務推廣,而不是真理的辯論。」留心政務推廣,就會鼓舞部屬的士氣,解決部屬的問題,也就會解決真正面對的政務問題,解決政務問題,就會獲得頭家--人民的信任。那麼有沒有辯論,真理是否越辯越明,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能力是解決問題的基本要素,但是心態才是大家是否相信你有解決問題能力的信賴開始。如果缺乏僕人的心態,想要高高在上頤指氣使,指東罵西,部屬雖然和你一起唱和,其實你已經喪失了部屬對你的信任。

更重要的是,部屬的不信任,其實感覺最清楚的就是顧客,而顧客的反應,就會讓老闆有直接的感受。當然,這就是最後為什麼他會一直覺得不被重用的原因所在。

我剛進大一個時候,一位老師舉一個例子,叫我們政治系的同學不要妄自菲薄,她說,一位學長去應徵大公司的主管,人家告訴他,這個職位要的是企管系畢業的。這位學長回答:我們是學國家管理的,如果國家能夠管理了,何況一家公司呢?當然,他被破格錄用了,而且被錄用的還十分有道理--一針見血指出問題核心,不是嗎?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