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好久不見!自從妳七年前離開我們之後,我從來不曾夢見過妳。聽到爸爸講著他夢到妳的過程,我總是羨慕不已,我擔心是不是我讓妳不夠滿意,所以妳不願意見我一面?

媽,你終於來了,在我生日的這天,妳在床邊幫我穿著襪子,就好像我小學一年級的時候一樣,妳總會在幫我穿好制服之後,讓我坐在床邊,搖搖晃晃的打呼,然後輕輕地幫我套上白襪子,只為了讓我能多睡幾分鐘。但是妳這次卻搖醒我,當我睜開眼睛,場景卻來到小時候的嘉義火車站。

媽,現在嘉義變很多了,我還記得,那年我六歲,妳第一次自己坐火車帶我回娘家,因為小舅舅生了很重的病,妳帶著大包小包還要拉著我,就因為我在等公路局的時候,回頭偷喵了頂呱呱幾眼,妳就把便當錢省下來為我買了一隻35元的大雞腿,便當卻只要25元,我卻不懂事的大啃了起來,還天真的問妳:媽,妳不餓嗎?

妳轉頭到那間頂呱呱,又點了隻大雞腿要給我,我急忙要掏錢,卻怎麼也找不到我的皮包,我好難過,連在夢中,我都沒有辦法買隻雞腿孝敬我媽,我淚流滿面:媽,我忘了帶錢,我們不要吃了。妳微笑的說:「這裡不用錢,趕,帖去甲。」

我拿著雞腿,眼淚沒有辦法停下來。我甚至為了環保的理由,也從沒有燒過任何東西給妳,真的不用錢嗎?

媽。我已經來不及好好請妳吃一頓大餐,過去,我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來不及,我為了追尋我的夢想,經常不在家,連你重病的時候,我還跑到台中開會,差一點來不及見到妳最後一面。媽,我知道妳總是不忍心我們吃苦,所有的辛苦都妳一個人背起來,如果不是我沒有用,沒辦法讓妳不用煩惱,就不會讓妳想出去工作,才造成舊病復發。

媽,我真的不知道世間真的有來不及這件事,我真的以為妳永遠會在家裡等我,我不知道妳真的會走了。媽,我錯了。

媽,我知道妳現在不捨得念我,以前,我總是嫌妳囉唆,現在看著妳只是微笑,我才知道當時的嘮叨是多麼甜蜜的關心,現在的微笑又是另一種充滿愛的不捨。

媽,妳總是多說幾句話嘛!妳好不容易來看我,一定很多話要跟我說。場景突然從火車站變成一家餐廳,我記得這家餐廳,這是我大學第一次當補習班班主任,第一次請妳吃大餐的地方,雖然妳刻意挑了一家素食館,希望便宜一點,結果沒想到更貴,讓妳心疼了好久。但是我知道妳當時還是很高興,幻想著好日子要來了,沒想到不到一年,我又去追逐另一個夢想。

接著妳拉著我起來,走出大門,鑽進一家雜貨店,我抬頭看看環境,這不是我小時候的家嗎?我摸著木頭的辦公桌,妳總是在這裡記帳,打著舊式的老算盤,旁邊的小桌子是我讀書寫字的小桌子,上面還有跳棋的圖案是當時流行的款式,妳總會一字字檢查我的作業本,如果我寫的不好或不乖,妳一定會拿雞毛撢子修理我,還像胡適的媽媽一樣叫我不准哭,不准給鄰居知道。

但是妳現在只是坐在桌子前,微笑的看著我,我知道妳想讓我盡量開心一點。

突然場景又變成我大學時代妳經營的小吃店,廚具一樣被妳擦的發亮,只是妳不再忙來忙去洗菜切菜,我也沒有再拿著鏟子替妳翻動那個要兩手才舉得起來的大鍋子。

媽,我老了,這個鍋子現在還在家裡,但是我一手拿不起來了,我也像妳一樣,必須用兩隻手才舉得起來。但是我捨不得丟,就像妳留給我的紀念品一樣,我每次握著這隻鍋子,我就好像感覺妳還在家裡,還在幫我洗菜切菜。

突然妳好像聽到我內心的聲音對我說:「你現在有一個更好的幫手,我幫你挑了個天使,她會替你洗菜切菜,但是不要對人家太嚴格了」。

我點點頭,突然場景又變成我們那個位於南港的老房子,那時候是新房子。妳指著妳們房間和妹妹的房間對我說:「他們交給你了,你一定會做的很好的。」

媽,我會的,我在病床前就答應妳了,妳臨終的時候說的那句話,我永遠記得妳很吃力的擠出那句話:「我永遠不能再為你煩惱了!」那個時候,我就知道我必須踏著妳的腳步前進,收起我的放蕩不羈的個性,約束我那些放大的理想,腳踏實地的擔負起家裡的責任。

媽,但是我做的不好,房子我沒保住,爸和妹也過得不快樂,我已經很努力了,但是總沒做到妳的一半好。昨天我請爸爸吃飯,我先去繳錢,請爸爸先到餐廳先點,妳知道嘛,他總是沒辦法等吃飯的人。結果,我到餐廳,爸爸孤孤零零坐在座位上發呆,我問他為什麼不點,他說他不知道怎麼點。我看一下菜單,我知道是價錢太貴。

爸爸現在和妳一樣非常體諒我們,明明就是我想好好請他吃ㄧ頓,他卻想替我省錢。當然我知道他很不快樂,但是我不知道怎麼跟他溝通,媽,我和妳比較常聊天,跟爸總是抬槓多於聊天,雖然妳不在之後,我很努力要讓老爸開心一點,他卻似乎越來越憂鬱,媽,妳要幫幫我。

我現在聽到鄭進一寫給他媽媽的歌「家後」,我就會想到妳,雖然很對不起我太太,那是因為妳就像歌詞裡面一樣,連回去的日子,都捨不得看到爸爸痛苦,只是我卻看的很清楚,媽,我該怎麼做呢?

昨天吃完飯回來,我打電話給妹妹,她還是想在大陸試試,現在的工作還不錯,我也幫不上忙,請媽妳要多保佑她,讓她能振作起來。

突然妳站起來,「我該走了,一切都會很順利的,你不要太煩惱。」妳還是一樣的微笑。

我在窗簾透出的光線中突然驚醒,媽,什麼時候還能見到妳呢?妳花了這麼多功夫,安排這場會面,卻捨不得苛責我一句,媽,我真的不用讓妳擔心了嗎?

媽,還是很高興能見到妳,我真的很思念妳, 希望妳一切都很好。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