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帶著工程師,跟著經銷商前往師大做售後服務,由於時間緊迫,經銷商先讓我們下車,讓工程師先趕進施工地點,我隨後再帶著路況不熟悉的經銷商前往停車,沒想到我回到車邊的時候,經銷商突然尿急,因此央求我幫他看一下車子,他進學校上個廁所。雖然是紅線不能暫停,但是人有三急的時候,還是得冒著被開紅單的危險。

經銷商提著褲頭快速衝進學校,卻來了一堆老人家,看來是剛好要在這裡搭車,一個中年婦女開口問我:「你能不能把車子移前面一點?」看到老人家我當然是急急忙忙想要給他們方便。伸手摸摸鑰匙孔,卻發現經銷商隨手把鑰匙拿走,只好很不好意思的告訴她:「鑰匙被拿走了,不好意思!」她臉色一沉,沒說什麼。過了一兩分鐘,她就開始用找碴的口氣說:「你知道這裡是紅線嗎?」「不好意思!朋友上個廁所,暫停一下。妳們是要叫計程車嗎?可以停在我們前面。」她搖搖頭,表示他們在等他們自己開來的車。

沒過幾秒鐘,她又不放過我的說:「你知道我這樣可以檢舉你們,告發你們違規停車!」我不好意思的繼續跟她道歉,跟她說明:「實在因為尿急!真不好意思!」她不領情,不懷好意的前後看車牌,繼續得寸進尺的說:「紅線停車會造成交通危險你知道嗎?」我當然知道理虧,但是我也只好苦笑,心理一直著急想著經銷商是掉到馬桶裡了嗎?她仍然一付想吵架的樣子繼續質問我:「你怎麼拿到駕照的?你不知道紅線不能停車嗎?連暫停都不行!」

脾氣再好,應該也有限度,我忍不住回她一句:「你們等一下應該也是要暫停這個位置吧!」她終於如願開始拉高嗓門!只是這個時候經銷商回來了,吵架的對象變成她和經銷商,我狂拉猛拉才把經銷商拉上車,趕快逃離劍拔弩張的現場。我跟經銷商講:「你是做大生意的大老闆,不需要和不必要的人計較,吵架只是浪費時間,時間就是金錢…」,雖然讓經銷商氣消了,卻在我心中產生了一個疑問:「台灣的社會什麼時候變成一個找碴的社會呢?」我們在網路上經常遇到這樣的事情,也常常見怪不怪,但是現實生活中真的有這樣的事情嗎?是非標準真的會隨著自己的利益而改變嗎?一樣紅線都是錯誤,但是擋到她就變成無可赦免的大罪,她卻可以合理化自己的罪惡?這件事情困擾我好幾天…。

直到四個笨蛋立委的事件,我終於發現這一切都是跟政治人物學的,查察政府資產,最後變成踢館,我待過綠營,我知道電梯不是無緣無故的停電,那是糾眾滋事的緩衝時間。立委是不是越權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把事情擴大當然自有好處。我們的老百姓學到皮毛,只會把事情擴大,卻沒學到怎麼變成好處。我相信即使我們那天鬧到警察來開單,那位阿桑應該也不會撈到任何好處,但是這是個社會氛圍,這變成我們處理衝突的唯一準則。

政治應該是個崇高的志業,了凡四訓裡面有個縣太爺積福報求子的故事,神仙告訴縣太爺只要做到一萬件好事,他就能生個兒子,他和太太兩個拼命做善事,又是奉茶又是施粥,一年過去了,才做到1000件,縣太爺急的要命,因為他已經50好幾了,很難做個十年,於是又去求神仙。神仙告訴他只要能免除縣治理的苛捐雜稅,就是大福報,可以抵超過十萬件好事。縣官照著神仙啟發去做,果然老來得子。這個故事就是意涵著政治會有多大的影響力,能解決極大的問題。只是如果把心態用到為自己牟利,讓自己當選,完全不管社會風氣糟糕到什麼地步,我想即使掌握了權力,也不會得到尊敬,至少得不到我的尊敬!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