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我在休息室,一個學生自認為跟我很熟,跑來問我:「老師,你要投誰?」我微笑望著她:「我可以不表態嗎?」「為什麼?」不夠大的眼睛幾乎瞇成一條線。「因為你們不需要我的意見做參考,你們要自己發現自己用什麼標準來投票,更重要的是那是我的私下抉擇,我的隱私,我不認為我必須把它帶進課堂上,即使現在是下課時間。」

學生還是不死心:「那老師,你的標準是什麼?」「我的標準喔!現階段是能夠帶給台灣希望的總統,他能以身作則,不會把庸俗當做本土化,不會把自己和我們的土地作成等號,讓大家必須忍耐他所有荒腔走板的行徑,合理化所有支持他的理由…」。學生打斷我:「那很明顯了嘛!」「哦!是嗎?」我低頭看著我的資料。

「老師,那你知道我要投誰?」「誰?」我漫不經心的回答,又補上一句:「當然你不一定要回答我…」話還沒說完,她緊急的接上:「我還沒決定ㄟ!」我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我心裡想:很棒的七年級!

「本來我想投馬英九,但是因為他有綠卡,所以讓我很猶豫…」「哦?為什麼有綠卡就猶豫呢?」我頭也不抬的隨便回答。「因為他有可能落跑啊!」她一付很有把握的口氣。「哦?他為什麼要落跑?他是總統的話,幹麻落跑?現在總統就是好例子,罪完全不及身,有完全豁免權,幹麻落跑?」我想應該把她問倒了吧,我可以清靜一下,好好看看下堂課的資料。

沒想到她接的很順:「萬一台灣發生危險,他就落跑了ㄚ!」我把手邊資料放下,看著她:「你知道阮文紹嗎?」「他是誰?好奇怪的姓喔!不認識。」她一臉很有興趣聽我講課外課的樣子。我順手整理一下西裝:「他是南越最後一個總統,他不需要綠卡,美國身分,在南越淪陷的時候,一樣搭上美國專機逃亡美國。其實還有很多政治流亡都一樣,包含伊朗最後一任國王巴勒維、菲律賓馬可仕…沒人聽說他們需要綠卡,何況綠卡也不是美國公民,更不會是美國撤僑優先。」我拿了杯子喝了口水,看著她驚訝而撐大卻不太大的眼睛:「問題是,馬英九會在什麼情況下落跑?如果說是台灣發生危險,應該不會在他身上,他是主張和談的。」

「那我可以投馬英九了喔?」她露出聽到想要的答案的表情。我重新拿起資料:「我不是那樣說,我是說妳必須充分了解妳擔憂的是什麼?」「我知道!QBQ問題背後的問題,你剛剛上課有講…」。我把資料放下來再度看著她:「我認為你要先把你想要的總統條件列出來,然後再比對兩個陣營的條件,你就會很清楚你想投誰了!而不會片片斷斷受宣傳影響。」

她還是不放棄:「老師,那你認為哪個總統最會給台灣希望?」我把資料遮住臉,完全放棄的說:「都還差一點…」不過,這最後一句倒是我的真心話。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