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三個月開發客戶,卻讓工程人員在三小時給得罪光,也得花時間給雙方陪笑臉,過完今天驚心動魄的一天,回到家跟我家夫人報告:「今天我不是賣產品,是賣我的花言巧語。」累到快要虛脫,卻接到徒弟的電話:「師傅,我看到你的文章了,你的意思是說,我們是不是不該表達我們的政治立場嗎?這樣的想法和商周何社長的意見一樣,他提倡台灣人新三不運動…」既然都賣笑一整天了,我決定繼續壓抑我的情緒,跟他好好談一談,畢竟老師的影響力還是有一定的威力:「不!我認為大家都有表達意見的自由,我也反對何社長的新三不運動,那是造成亟鉅的政治冷漠,不會造成更好的監督,而是讓政治人物更加變本加厲…」。

「你不是不表態?那你的意思是…」他急急忙忙的問,讓我感覺現代人是否總是缺乏點耐心,還是是因為我敎出來的風格?「我認為我們必須體認自己的身分地位,在什麼場合必須做什麼事,老師是教書,我們培養給學生應該是獨立思考的能力,應該是基本的知識,是非的觀點,而非我們的喜好、偏見和抉擇,當然也和我的課程有關,這不是政治學,更不是憲法課,我沒有必要在課堂上闡述政治的應然與必然觀念。」「是身份的問題?」他嚐試揣摩我的想法,「當然還有場合。適當的場合必須說適當的話,不過身份還是最根本的要求,身為老師即使到造勢場合也不能失態…。」「我知道你說誰了,那麼何社長的運動又哪裡不對呢?」

「我只是表明我自己的立場,並沒有去影射誰,每個人家價值觀並不相同,很難等量比較;何社長是種悲觀的想法,不表態是對公共議題的冷漠;不在公共場合談論政治,更是違反民主公開評論的基本價值;不相信政治人物,甚至把他們比擬為永遠墮落、腐化、愚弄人民的人,則是把崇高的政治志業打入地獄,既無法鼓舞高尚人士投入政治改革,更無法帶給國家社會希望,你不會反對嗎?」電話沉默了很久,我繼續自言自語…。

我的表態標準和現行社會標準不一樣,我不會以身分、政黨與支持者作為表態基礎,我的表態是對於公共議題的立場,我對於自由經濟的贊成會表態;對於開放的教育政策、理念會表態支持;對於環保優先於經濟會表態,甚至是補貼業者進行環保設備更新與發明我不會以資助財團的想法表示反對,而是以環境、經濟、就業三贏的永續經營所進行的示範性補貼加以支持;對於我關心的公共政治議題我都會表態,而且列為我選擇候選人的標準。

對於政治人物的言行,我不一定表達看法,但是會列入我抉擇標準。例如跨越道德標準的行為,我一定會譴責,如同我之前宣示的身分與場合的概念;只是選舉策略的手法,我雖然嗤之以鼻,列為扣分標準,但是我不需要與人打口水戰。

我不會把自己歸類為什麼陣營,因為政治就是公共議題的展現,沒有一個陣營永遠是對的,也不會永遠是錯的,不然幹麻要選舉?幹麻要政黨輪替?擔任中間選民,或者扮演公民社會的中間角色,沒有什麼可恥。這不是「牆頭草,風吹兩邊倒」的不忠想法,而是我們要體認,我們先是國民,才是某個政黨的支持者。效忠國家,振興國家,改善生活,扶助弱勢,建立公平社會,才是我們國民的責任。某個人當選,某個政黨獲勝都不是優先思考。

政治是個崇高志業,我們需要優秀的人才,我們需要大公無私的立場,我們需要積極的公民態度,才能獲得清明的政治,才能造就偉大的國家!我推薦大家看一部片子:「白宮也失眠」,故事是描寫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在理想與獲勝邊緣徘徊的掙扎,當然故事簡化了事實的複雜性,但是還是發人深省。

其中有一段情節是描寫專門墮胎的醫院被暴徒投擲汽油彈而發生大火,一個護士媽媽罹難,還有多人身陷火場,候選人不顧幕僚反對,前往現場關心。果不期然,嗜血的媒體立刻詢問候選人是否表達了支持墮胎的立場,他是這樣痛罵記者的:「我只知道一個小女孩還不知道她的媽媽今晚不會回家吃飯了,如果我們還要為了愚蠢的議題而自相殘殺,那麼這樣的悲劇不會停止,而妳們應該關上妳們的攝影機,讓我們能為這些愚蠢的錯誤做出一些彌補的動作,而不該管我的選舉立場…。」我想這也應該給我們極大的反省,我們是否為了一些愚蠢的議題而互相叫罵、大打出手呢?

影片最後,候選人抗拒了大筆的捐款,提名了正直的副總統候選人,他嚴正的告訴那些現場的財團:「美國是非賣品!」而成為群眾歡呼的口號。雖然台灣也有類似的說法,但是我們哪個候選人不接受財團資助呢?哪個候選人沒有向經濟強勢團體傾斜?而這不才是應該我們要關注的焦點嗎?「出賣台灣」是一種莫須有的指責,卻不若「美國是非賣品!」的嚴正拒絕來得有希望。所以我說:「都還差一點!」就是這個意思!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