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多年前的文章,有很多新朋友不太了解我對政治的看法,我把它找出來再放上來,讓大家知道我的真正想法。

.............................................................

有朋友說:學理工的人思想比較嚴謹,這我同意。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推翻了牛頓第三運動定律,究竟是愛因斯坦比較嚴謹,還是牛頓比較嚴謹呢?

這是沒辦法比較的東西,牛頓缺乏「演化」的觀念,沒有力「場」的概念。這是缺乏進一步推演的觀念,我們怎麼能說牛頓不嚴謹呢?這是歷史事後之明的看法,就是很多歷史學家常常批評的「事後推演歷史演進」的看法。

愛因斯坦說:「專家是一條訓練有素的狗」,其目的不是在貶低專家的功用,而是在說明專家有專家的侷限性。專業知識不能當作最後的決策。

舉個例子來說:

前幾天我家熱水器故障,大量的水從熱水器流出來,我老爸認為是外面管線破裂漏水,我則依照管線走向判定熱水器內部管線破裂。當然我們都不是專家,所以只能找熱水器或水電修理的技工來瞧瞧。

第一個來的技工,就明白的說:「熱水器壞了!換熱水器就好!」但是當我們進一步詢問:「水從哪裡來?」他只能說:「要看!要看!但是先換熱水器!」這點讓我們很懷疑:「不知道哪裡漏水,就先換掉熱水器,萬一還是漏水呢?」所以我們換了個技工。

第二位來了,馬上就說:「管線老舊裂開,整個管線都要換掉,這個是因為熱水器故障所引起的,所以熱水器也要換掉!」說的比前面那個有道理,我們決定請他修,但是我又加問了一句:「哪裡管線破裂呢?熱水器哪裡故障,會導致管線破裂呢?」這是我基本的常識推演,熱水器只是加熱管子的水,如果是管線破裂是不是不當壓力或管線老舊?那麼和熱水器的設計無關,不是只要換管線嗎?

這位技工回答:「這是專業,說給你聽,你也不懂!反正都要換掉,相信我!」講都講不清楚,只是要我相信你的專業,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獅子大開口呢?所以當下我決定換一個技工。我爸在旁邊碎碎念:「你又不懂,人家說這樣就這樣啦!換來換去,水要漏到什麼時候?」但是這是我的決策,我決定再找一個!

第三個技工一來,他跟我說:「要先拆開來看一下。」我有點擔心,擔心他拆開就要收工錢,他向我說:「不會啦!拆這個蓋子,你也會,不是嗎?」他拆開來看,循著管線找,找到漏水的地方,原來是一個磅浦漏水,這個壓力磅浦的螺絲很明顯斷裂兩根,用肉眼都看的出來。這位技工說:「我回去找找零件,換這兩根螺絲,應該就好了!」沒兩下子,這個漏水的問題就解決了,我們花了幾百元工錢與材料錢,沒有再買一台幾千元的熱水器。

這個故事大家有沒有很熟悉呢?一些人一直說他講的是真理,先怎麼樣…怎麼樣就好,如果沒有先這樣,一切就沒辦法。也許啦!真的我們換掉熱水器也會阻止漏水,但是如果沒有換,我們就不能改善漏水嗎?專家的話真的是真理嗎?如果我和我爸全程都不參與,讓第一個技工去施工,我們會發現還有更好的方法嗎?這不是只有換熱水器,政治也是如此,因為政治和熱水器一樣,都是生活!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