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輔導一家很大型的公司,和老闆聊的十分開心,老闆特別指派一位特助協助我展開輔導工作,老闆特別告訴這是他很得力的助手,一定能對我有很大的幫助。

和這位特助在剛開始閒聊的時候,我就有點發現不大對勁,我覺得這個人雖然口沫橫飛、口才很好,但是講到關鍵性議題的時候,就支吾其詞,試圖掩飾自己的無知。講到創意,則是天馬行空,根本不能實現。更糟的是,本來公司原本還不錯的制度被他講到很難堪,一些莫名奇妙的規定他則讚譽有佳。讓我不禁懷疑這個人是否虛有其表。我又忘了夫人的警告,對老闆實話實說,沒想到引來老闆的質疑,讓我暗下決定不接這個輔導案。

一個禮拜以後,這個老闆在星期天的晚上打電話給我,一劈頭就說:「黃顧問,我覺得您的說法有道理,這個人真的怪怪的。」我還以為我聽錯了:「李總,您是說那位能幹的特助嗎?」老闆好像自言自語的說:「其實他是新人,才來不到兩週,只是因為我親自面試,覺得他很有見解,但是顧問您一說,我就去試探試探,但是連一個企劃書都寫得很糟。好像我看錯人了…。」難得大老闆會低頭,我又起了惻隱之心,決定在幫他看看:「好吧!星期一我進來公司瞧一瞧,看看有什麼能幫忙的。」

我拿到那四張紙,根本談不上企劃書,只是把他的想法寫下來,而且還寫的沒頭沒尾的,根本不知所云。我和這位特助坐在會議室聊一聊,他叫小妹去倒茶。我心裡想:「本事不大,派頭可不小。」他又露出招牌笑容,現在我看起來可不大友善,有點像電視裡面的奸臣在想壞主意的模樣。呵呵…人就是這樣,有了成見,看事情的角度就不同,一樣的笑容,上禮拜是和藹可親,這禮拜就變成笑裡藏刀。

文歸正傳,一開始我就問他:「這份企劃書,您花多少時間寫呢?」他笑笑的說:「很容易,我一天就寫完了,怎麼樣?還不錯吧?」我決定廢話不說,拿出我的企劃書,大概有18頁:「這我也花一天寫。」看到他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他尷尬的笑一笑:「您是顧問,功力不同。」我嚴肅的說:「不是,我花了一個多禮拜找資料。」這下他笑不出來,更尷尬的說:「需要這麼久時間找資料嗎?這樣我其他事情就不用做了,您是專門當顧問的,時間比較好調整吧!」我還是一臉嚴肅:「不!這是我很久以前還在公司上班時候做的東西,我利用休息時間,下班時間去找資料,所以才花一個多禮拜,專心給我找我只要兩天。」他楞住了,礙於是老闆找我來,他不便發作,但是收掉笑容,把我的企劃書往桌上一扔,冷冷的說:「我只是上班、工作,我可不想花我自己的時間來做公司的事。」我不想多說什麼,我只說:「我知道了」

這時老闆進來打招呼,他趁勢找了藉口溜了出去。老闆跟我打聽情況:「黃顧問,怎麼樣?您覺得這個人可以用嗎?」我笑了笑,想起夫人的提醒,我淡淡的說:「能力還需要訓練,但是是否能用,就要看李總您自己的想法。」其實我已經發現這位老闆的問題了,運用的員工為什麼和他的期待有落差,因為他和我一樣是對工作很有熱誠的人,很容易被看似有熱誠的人所吸引。人資部門在面試的時候只看專業能力,不會考慮熱誠,所以除非人資主管自己有特殊闢好,不然口才是派不上用場。但是老闆自己面試就大不相同,老闆有創業的熱誠,通常會被看似熱情洋溢的人所吸引,因為通常熱情都會表現在口沫橫飛講自己的構想和看法。

以前我幹老闆和主管的時候,也被迷惑過很多次,但是後來學乖了,先拿些小案子給這樣的人試試,真正充滿熱情的人,即使案子不會做,也會想盡辦法解決。缺乏熱情虛有其表、口是心非的人就會像這位特助一樣,虛應一應故事,遇到質疑,就兩手一攤:「我是來上班的,這不過是個工作,你要我多賣命?」這樣的工作觀,我稱為「殭屍態度」,像殭屍一樣有人的外形、軀殼,卻缺乏一顆心,欠缺用「心」做事的態度,所有的事情交到他們手上,就只能做到某種程度,不會更好,也不能要求更好。我相信,未來這樣的人會成為職場的弱勢,因為尖銳的國際競爭,會讓這樣的人無處可藏。

沒多久,一位朋友又讓我見識到另一種殭屍工作態度。ㄧ個多年好友打電話給我:「Jacky,我遇上麻煩了,我的徒弟造反了,我該怎麼辦?」這位朋友是個溫和的人,我常常笑他「講話的聲音像蚊子,大吼一聲,可能我還以為他咳嗽呢!」他很少發脾氣,甚至不大會罵人,不只是因為他家教好,還有更大的原因是他深信身體力行,親身示範,必能感化下屬,讓他們思齊焉。的確多年來,他培養出許多得力助手,雖然他做的是研發工作,但是還培養出一位業務猛將。我沒料到他會打電話跟我求援。

「Jacky ,你要敎敎我怎麼樣罵人,常常看你罵人威風凜凜,讓部屬十分敬畏,我都做不到。」他哀求的聲音活像個女人,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你要學我罵人?人家會以為是你是在發嗔吧!約個時間吃飯吧,告訴我怎麼回事。」

在餐桌上,這位朋友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我,原來這次他積極培養的一個主管拿翹,認為自己已經是天下無敵的高手,低EQ一直計較公平性,讓所有其他的團隊已經受不了,最糟的是,他還挑戰我朋友的主管權威,不僅咄咄逼人要我朋友緊跟他的進度,無視於主管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而且還出言不遜,在更高階主管前面給他難堪。我聽完哈哈笑起來:「他對你不服氣了,這我很有經驗,他有我一半的血統,以前我對不服氣的主管也會來這招,很難控制,除非自己想通。」我朋友客氣的說:「他哪有你一半的本事…。」我搖搖手:「我年輕的時候也沒多大本事,這種毛病就是越沒本事才越會發生。因為只看著自己的工作,格局太小。」朋友點點頭:「對啊!對啊!本來想好好栽培他,但是現在只想叫他走人。」「那叫他走人就好了,你煩惱這麼多幹麻?」我話一說完,朋友嘆了很大口氣。我知道他的想法:愛才如命,萬般可惜;也愛惜自己羽毛,不希望自己的徒弟掃地出門,既砸了自己招牌,又遭到怨恨。

我笑了笑對他說:「敎你罵人是辦不到…。」朋友緊張起來:「那怎麼辦?」我揮手要他冷靜:「敎你一招,比罵人還有用,最重要的是你能做到的,和你的形象相符的。像這樣的人啊,其實就是已經輕視主管,所以你罵他,他只會更不服氣,更會頂撞你。所以你要挫挫他的銳氣。」朋友「怎麼做」的話還沒出口,我就繼續說:「回想我當年這樣囂張的時候,遇過一個主管,他冷冷的跟我說:『我對你最近的表現和態度不大滿意!尤其是態度,我本來想好好栽培你,但是我現在十分猶豫…』,那個主管話還沒說完,我立刻把囂張氣焰收掉了。」朋友聽到這裡點點頭,但是還是猶豫的說:「他或許沒有你這樣有反省力啊!」「那個王某某(業務猛將),他認識嗎?」我馬上問他,因為我見過這位猛將,即使身居副總已經比我朋友協理位置高,還是會低聲下氣的對我朋友叫聲:「老大」。我朋友若有所思的說:「他佩服的緊呢!你是說拿他的例子出來講嗎?」我點點頭:「嗯!你不用舉什麼例子,冷冷的說:『那王副總到現在還對我很有禮貌,你跟他差距有多少?』他如果真像你想的是個人材,他就會好好想想。」

這位朋友的下屬就是我說的另一種半殭屍工作態度,他還有一點心,但是心被私慾所矇蔽,熱情換成不滿,積極變成造反,自以為自己有不可取代性,其實格局還差很遠。在職場上,本來就很多工作就無法切割到很公平,有時候不公平反而是一種主管訓練,用意氣用事的低EQ來裹脅上司,只會讓原本想栽培的用意澆了一大盆冷水。如果不懂得反省思考,還一直自怨自哀,終究還是成不了大器,只能在各家公司低階職位當中流動,還搞不清楚為什麼自己不能獲得重用。

在工作職場上,殭屍般的工作態度,未來會很難生存,因為現在沒有一家公司能像過去一樣扮演家長的功能,讓員工工作到退休,因為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之下,公司能不能長期自保都是問題,怎麼可能還能長期維護員工工作、保障員工權益?這個年代,員工得自己想辦法自己為自己找到出路,以前叫做一技之長在身,現在哪有什麼技術不會被超越,甚至不會被淘汰的?能夠護身的只有一顆熱情工作的心。選擇自己喜歡的工作,運用熱情把不會、不懂的事情都搞懂、搞清楚,這樣即使勢局怎麼改變,都會找到一份能發揮的工作。如果只是想混口飯吃,用只是「工作而已」的態度面對自己的工作,升官發財當然都沒有你的份,古人說:「哀莫大於心死」,就是這個道理。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