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以為一年當中的上課旺季結束後,就繼續我的趕稿旅程,沒想到才工作一天,眼睛漲痛到頭快裂開,心裡明白應該是長期乾眼症作祟,讓眼壓急遽升高。通常只要睡個覺起來,就能夠恢復眼壓平衡。但是這次出乎意料之外,睡了好幾覺還是沒有效果,反而睡到把背拉傷,更糟糕的是,最後連視力都有點模糊。所有的症狀讓我根本很難坐在電腦前面超過三小時,只好乖乖聽從醫生建議,遠離我心愛的電腦和書本,讓自己的身體放鬆一下。

其實乾眼症,不是一種急症,是一種經常累月的壞習慣造成,尤其是長期看電腦、看書,沒有遵照醫生指示,每半小時休息15分鐘,讓我早在半年前已經向眼科醫生報到。只是壞習慣一向很難戒除,仍然放任我的生活習慣,讓眼睛一直在電腦和書本當中游走。其實身體的警訊都是有跡可循,前些日子屢屢得到麥粒腫(針眼)就是個徵兆。即使因此領有了連續處方簽,但是我卻除了用藥,依然不太理會醫生的建議,真正改變生活習慣,因為眼睛不舒服的狀況,還在能夠忍耐的範圍之內。直到這次,讓我真的警覺到失去光明的極高可能性,不僅原本清晰的電腦字體,逐漸有點模糊,後來連看書也有類似的狀況,我開始擔心事情大條了,最後在眼壓過高,造成爆發性的頭痛,讓我痛下決心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

改變當然需要一段時間,我花了好幾天休息,做生理與工作上的調整,在夫人的督促之下,我甚至開始復古的使用起筆耕來趕稿,讓我突然發現「由奢返儉難」真是至理名言,而且寫字的能力真的也退步了,不僅字體變得醜到不認識,還有很多字已經忘了怎麼書寫。除了這些體驗,休息這幾天,整場身體危機警訊也有另一個收穫,它讓我想透如何把原本我以為已經很懂的創業直覺的根本道理,講的更清楚,只因為創業直覺和我這場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病有極大的關聯。

很多創業書籍都會談到創業家直覺這件事,但是更多人誤解了創業直覺和人類第六感的直覺是同一件事,兩件事在感覺上的確很類似,不過除非真有來世今生,否則很少人一出生就有創業的經驗。所謂天才創業家也是透過後天的學習,只是這個後天可能開始的很早而已。

我以前常常用談戀愛來描述老闆的創業直覺:有天份的人沒有任何理由,就知道對方是MR或MISS. Right,有天份的老闆看到事業的機會,就像一見鍾情一樣,立刻找到開拓事業的方法。對於缺乏天份的人,就得多談幾場戀愛,才會知道什麼樣的人適合自己。

只不過更多的人創業好像迷迷糊糊的結婚,還沒搞清楚什麼是婚姻生活,立刻就縱身跳進去。所以很多人在婚姻沒多久就後悔了,一直掙扎的想要脫離自己的選擇,就不會冷靜思考如何好好經營自己的婚姻,同樣地,事業也是一樣,創業是一個關卡,經營事業又是另一個。

所以我建議剛剛有創業念頭的人,要抱持著戀愛的心態,即使一見鍾情,也不確定是否真有來世今生,慢慢去了解自己的喜好、需求。再了解對方,最後才知道自己要犧牲什麼,放棄什麼,能得到什麼,這樣才能共同經營好的婚姻生活。

經過這場大病,我理解到,很多人的思考是被習慣所制約的,即使思考模式改變了,依然會被原有的習慣所羈絆。甚至應該說我們可能連思考都被習慣所綁架。就像我在無本生意這本書當中所說的,有時候我們創業失敗,不是其他因素,最大的麻煩是自己,用職員的思考習慣來創業,當然不會成功。所以創業要成功最起碼的條件就是換顆老闆的頭腦,從最根本的時間運用、態度轉換,和信用建立開始練習起,這場練習需要一點時間,才能改變自身的習慣。就像我在調適我的眼睛使用習慣一樣。很多病痛都是長時間我們不自覺的壞習慣所造成。

這次我去看醫生,醫生告訴我,我們一般人通常會習慣用某隻眼睛,所以當兩眼通時出毛病,通常就很嚴重了。我當時差點笑出來,怎麼可能會用某隻眼睛呢?我們通常一張開眼就是兩隻眼睛都在用了,又不是開槍射擊,需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醫生叫我用雙手的食指和拇指框成一個三角形,當作瞄準器瞄準遠方的量杯,他告訴我瞄準好之後,輪流閉上左右眼,用單眼看,是不是有一隻眼睛會和雙眼瞄準的目標會有差距?的確,我的左眼會讓量杯跑出手指三角框之外,醫生告訴我,這通常和我慣用左腦有關,我的右眼受左腦支配,所以我大部分時間都是使用右眼,就跟慣用右手是一樣的道理。

醫生還告訴我,因為長期習慣看近的事物,包含書本和電腦,我的眼睛被習慣制約到「僵化」,導致視力衰退。好一個「僵化」的說法,我們的腦袋常常也會被習慣的思考模式制約到僵化。譬如有的人遇到困難,就會想要放棄,有的人就會找方法解決;有些人遇到不會的事就會想要學習,有的卻會想躲開它。我們越練習某種思考習慣,某種思考習慣就會越發達,就像我慣用右眼,右眼的焦距和兩眼的焦距差不多,但是左眼卻不是,它會離兩眼的焦距有極大誤差。同樣地,就如同我在「無本生意」當中所說的,我們老是用職員的腦袋思考,那麼我們就看不到老闆腦袋所看到的東西。

不過經常練習用老闆的腦袋來思考,和我們練習用左手和左眼的道理不同。練習使用左手和左眼是為了平衡我們左右腦的發達程度,開發我們的潛能。練習用老闆的腦袋來思考,是建立一種新習慣,創業直覺思考的新習慣。

就如我之前所說的,很多擁有創業直覺的老闆,往往面對一項新事業,馬上就能判斷出新事業是否會成功,他們或許無法一開始就說出,所有他們思考的細節,但是因為經常練習,所有成功的要素,包含市場機會、成本支出與利潤收入,很快的在腦袋的快速運作之下,就做出類似直覺的決策。因為人腦的速度太快,很多運作細節不會具體呈現,所以不知所以然計算標準與推理過程,我們就稱為直覺。

所以我都建議剛剛開始練習創業的人,一定要把你的計畫寫下來,除了仔細再把整個流程想一遍,可能再找找資料映證自己的想法,或者找有經驗的人再看一下自己的想法,甚至花點錢去上上創業課程,讓專業的教師看看自己的計畫。甚至就像我講的,利用無本生意的概念,大膽的投入市場,小規模的實驗一下自己的想法,即使失敗,也能找出自己思考的盲點。

不過即使我們這麼努力,可能已經「覺得」建立創業直覺的新習慣,「感覺」換了顆老闆的腦袋,但是我們還是無法確定我們是否真的擁有了創業直覺,因為還有另一種感覺叫做恐懼。我們很難分辨這兩者的差別。

有時候,我們覺得我們已經設想週全了,但是內心老是有個聲音一直告訴自己:「其實仍然大有問題!」而我們無法分辨這是不是所謂創業直覺,甚至我們也沒辦法分辨這是否是以前的思考習慣繼續影響著我們,還是內心的另一種恐懼。

我講實話,會付諸行動創業者,即使只是想要創業的人,多多少少都有著特殊的勇氣,不是說他們不會恐懼,而是樂觀的成分大於悲觀的部分,老是感到恐懼的人是不會想要創業的。所以接下來我們就是要確認,自己是屬於樂觀大於悲觀,還是悲觀多於樂觀。

譬如面對一個新事業,把未來描繪的十分好,那麼這樣的人通常都過於樂觀,心裡面的那個聲音,通常就會是真正創業直覺的聲音;而把事業前景想到最保守,預備金要準備到最大,資源要完全充足,這樣的人通常是屬於悲觀成分多一點的人,內心的那個聲音通常就會是莫名的恐懼。

不過,我有一個兩者通用的辦法,那就是「不要把一次的創業想著是自己終身的事業」,也就是把創業一開始的心態,當成一場練習,先想好自己能承受失敗的最差結果,但是要做好準備把所有影響原來構想的因素都要找出來。如果創業之前都能做這樣的心態調整,那麼失敗就會是下一次成功的準備工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