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報紙有篇新聞在講大學退學率不到百分之三是老師失職,我不禁嚇出一身冷汗,那麼我的課程被學生號稱「營養學分」,那我不是失職到底?

 

在台灣要當個好老師還真不大容易,尤其是大學的老師。面對公立大學的學生的不懂禮貌,很多老師都跟我的想法一樣:「我們不應該只是教會學生讀書吧?」但是在課堂上講太多「做人做事的道理」,恐怕又得被投訴一番,學期末的學生評鑑也會落得「不學無術」的罪名吧!

 

來到私立學校任課,又會發現要把「功課」教好是那麼不容易。這裡的學生態度良好,但是不是他們真心向學,而是他們擔心老師大筆一揮,就把他們的成績變成滿江紅。學費這麼貴,自己的底子有多少心知肚明,只能在清醒的時候保持著尊師重道的態度,來彌補上課呼呼大睡的糗態。

 

我自己打從心裡同情著這些學生,尤其是進修部的學生,半工半讀的生活本來就不大容易,何況年輕氣盛,誰沒個玩心呢?何況求學認真心情早就被人生沿途求好心切又揠苗助長的老師打擊到支離破碎,願意來到學校求學,還不是希望能多張文憑改善自己的生活,學校老師教的理論,還不如自己社會大學拼搏起來的知識實用呢?上課睡覺不打呼,已經是對得起台上的老師了。

 

每當我問問台下的學生,有多少人保持著讀書的習慣,即使是漫畫、小說都好,總是廖廖無幾。我的內心總是感覺一陣酸楚:「學習總是終身的事,不保持著閱讀的習慣,難不成還經常保持著學生身分?還是讓電視牽著鼻子走?」終身學習喊了好些年了,大家都以為學習是進學校進修,但是實際上,終身學習應該是個心態,隨時對自己不懂、不了解的事情,抱持著好奇心,和非弄懂的心態,而經常博覽群書就是這樣心態外顯出來的行為。無論每個人成就如何,只要抱持著這樣的心態,又何愁有不能解決的問題?又何必擔心自己會被時代所淘汰?

 

我曾經為了「傳道、授業、解惑」和一為我欽佩的老師唇槍舌戰,老實講,我不是反對老師的主要目的在於「傳道」,但是什麼是老師應該傳的「道」是我懷疑的重點。在教了幾年私立學校之後,我還是依然懷疑四維八德這些倫理道德,或者什麼做人做事的道理是我做為一個老師應該傳的道。歷經職訓局訓練師的磨練之後,我才領悟到,或許讓學生保持一顆「永久學習的心」,才是一位老師應該傳的道。

 

幾年來,我可能都已經這樣做而不自覺。我不在乎學生的學業成績是否達到標準,但是我在乎學生在學習的過程中是否夠認真。有一位老師曾經問過我一個問題:「如果學生不及格,跟你借分數,你是否會借?」我的課程大部分是學期課,我沒辦法在下學期叫學生還我借出去的分數,但是我會看這學期學生是否夠認真,假如答案是肯定的,那麼送分數我都不在乎。

 

不過,這次我真的踢到鐵板了。

 

有兩個學生連期中考都沒考,最糟的是他們還不吭聲,直到期末考這天,在我的詢問之下,她們才不好意思的說考試當天公司有事不敢跟我講。天啊!這是理由嗎?那作業呢?當天有十幾個人沒交,這兩個寶貝蛋也是其中之一,我真的要「借」他們分數嗎?

 

更誇張的還在後面,一位學生睡過頭忘了來考期末考,還要我請同學打電話給他,他才在下課前半小時前趕到,當然他也沒寫作業。我要求所有沒寫作業的人都得寫完才能離開。看到每個人認真的樣子,我內心可是非常掙扎,我還沒有答案,新的麻煩又來了。一個女生跑來跟我說她沒靈感,可不可以下禮拜交?這樣的心存僥倖,讓我異常憤怒,但是看著其他正在認真寫作業的學生,我又心軟了。

 

我想到我家夫人說過:「主管可以不兇巴巴,但是要嚴格。」我問過她:「不兇,那怎麼嚴格呢?」她笑笑的說:「堅持達到標準就是嚴格。」我又問她:「可是堅持達到標準需要時間,如果快結案了,我怎麼堅持呢?應該是主管趕快幫他完成交差吧!」夫人搖搖頭:「第一,身為主管讓事情拖到結案才發現有問題,就是主管有問題;第二,如果主管幫下屬完成他該做的事,那麼下屬就不會成長,主管有主管的任務與工作,當中並不包括替屬下工作。」這件事情我在漫長的主管工作當中也逐漸領悟到,卻沒有幾年前夫人講的這麼清楚。

 

所以我決定堅持,要她回座位把作業完成。我又堅定的在講台上說:「今天只要在這裡完成作業,我保證大家會及格,如果不想過關,那你就大大方方走出去!」果然「重賞」之下,沒有人離開座位,努力的敲著電腦。學生不知道的是,學校要求我三天之內得把成績交回去,所以我得讓每個人現在就都完成我指定的要求。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飛逝,不少人開始交卷。因為作業還蠻多,我還沒時間一個個檢查,等到現場只剩兩個學生,我才開始檢查,並且把那兩個補考的學生考卷改一改,所有人的成績算一算。這下我可大吃兩驚,第一驚是原來補考的一個學生,包含期中、期末考與作業成績還是不能及格,但是她已經一溜焉跑掉了,令一驚則是剛剛說沒靈感的女孩子給我交了一份只有五行的作業,既沒有達到我的要求,又只是沒頭沒尾把我的教學大綱片段抄一遍,更糟的是,她也一溜焉跑到無影無蹤。

 

這兩大驚,讓我立刻呼喚還沒離開的班代幫我把兩個人找回來,畢竟剛剛說過的話,不可能食言。但是,也不能這樣就把分數送出去吧!

 

第一個分數不夠的學生回來了,我要她立刻再補一份作業,她只說了一聲好,就開電腦,坐下來繼續再寫我指定的內容。

 

不久,第二個也回來了,一開始我耐著性子跟她說:「你怎麼能交差了事呢?你得按照老師的要求,把作業寫好。」沒想到學生竟然對我說:「我不會寫!」我有點火氣上來,依然壓抑的對她說:「沒關係,我找人教你。」但是還是忍不住的對她說:「那妳上課都在幹嘛?怎麼會連作業都不會寫呢?」不過我還是找了一個還沒走的同學教她怎麼寫。只是她這個時候竟然對我嗆聲:「分數不就你送就好了,幹嘛還要重寫?」

 

我緊握著拳頭,看著這位不知好歹的女學生,不斷地平抑著我的情緒,心裡一直告訴自己:「學生已經被耗盡了學習興趣,如果我加入那些老師的行列,這個學生可就完了!」但是嘴巴上我可忍不住了,我激近吼叫的對她大聲說:「為什麼老師要送你分數?我就偏不送妳!」就憤然的離開她的面前,走向我的老師桌。當我回頭看著那個學生,她雖然憤憤不平,但是還是繼續敲著電腦鍵盤。我懊悔著自己剛剛的衝動,所以又大聲的補充說:「你不寫完(我滿意的)功課,我就不會送妳分數!」

 

又過了半小時,已經離下課時間超過了一個多小時。她憤然的交卷離開教室,那位教她,但成績也不好的同學過來替她說情,我只默然的對這位「好」學生說了一句:「你是個好學生,老師會另外給你加分。」傳道是要怎麼做呢?是因為她態度不佳而當掉她?還是要因為她最後完成我的要求,而放水呢?鼓勵學生、懲罰學生除了成績,老師還有甚麼方法呢?我再度茫然。

 

在助教室,助教斷然的要求我把這個嗆聲的女生當掉。回到家裡,我則無助的求助著我家睿智的夫人:「我要當掉她嗎?」。但是夫人一開口並不是講這件事的結論,而是講另一件不相干的事:「你記不記得你跟我說過佛經上的故事?」我愣愣的問:「是哪一件?」

 

夫人慢條斯理的說:「就地藏王菩薩的故事。你說地藏菩薩感受到地獄眾生之苦,所以祂決定留在地獄超拔受苦眾生,你說祂發下誓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那麼,老爺你感受到學生的痛苦了嗎?」

 

這時候那個學生隱藏在憤怒後面的挫折與無力感,突然浮現在我眼前;另一位成績很差卻熱心助人的學生,在他堆滿笑容的眼神後面其實也隱藏著吃力卻奮發向上的心,講實話,如果我真嚴厲起來,這個學生的成績也是不合格,但是他奮力的完成我每一項要求,這樣還是和那個女生應該有所區別。

 

我講完我的想法,夫人笑笑的說:「她不也留下來寫完了你要的作業?差別只是對老師的信賴感而已。第一層地獄和第十八層地獄難道地藏菩薩還區別伸出援手?」這時候,我知道答案了,我笑笑的對夫人說:「希望他們未來能回想起有這樣一位老師,能對他們的未來有一丁點的幫助。」夫人笑得更燦爛:「我想,救贖本身就是老師的工作,結果就讓學生自己體會吧!重點是老師願不願意一直站在無邊無盡的地獄,做著無止境的救贖工作…。」是啊!一位老師的本分應該就是像地藏王菩薩一樣,望著地獄而充滿熱情,而不是滿是怨恨…。

 

沒多久,一位在補習班當老師的朋友對我說,他看到一家補習班的廣告招牌上面寫著「找到對的老師…」,而學生家長一邊說他是好老師,卻一邊把學生轉到那家補習班。他問我:「倒底是對的老師好,還是好的老師對?」我笑笑的對他說:「對學生成績有幫助的老師是對的老師,但是能改變無助學生的老師則是好的老師。懶惰的學生需要嚴厲的對老師,成績不好的學生需要耐心啟發的對老師…;但是面對學生家庭千絲萬縷的麻煩,能夠一會兒怒目金剛,一下子慈眉善目,充滿大愛循循善誘,則非好老師不可。只不過,家長會期望補習班有對的老師,學校則有好的老師…。」一邊講,我就想起前一陣子我在地獄門口徘徊的故事,於是我把這個故事寫下來。我決定待在地獄,因為到處都有對的老師,但是在滿是用成績評比的社會裡,被成績不好而邊緣化的地獄之中,還是需要好老師,雖然我可能不夠好,但是至少有這樣的體認,可能也很少,我想我還是能盡力加入「好老師」的行業,地獄短期不會空,不過沒有人守在這裡,眾生又如何度盡呢?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