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學生跟我抱怨:「老師!你提的建議好爛,工作已經夠累了,還要打起十二萬精神,換張面具做人,真的太累了!工作又不是生活的全部!」我不能說這些學生的說法有錯,我只請他們捫心自問:「希不希望工作快樂?要不要工作有成就感?盼不盼望能遇到伯樂?是否期待未來會被拔擢?」如果你只把工作當成掙錢求溫飽,不為成就、不圖發展,更沒什麼得失心,那你就可以把我話拋到腦後,把我的書仍到垃圾桶裡。

 

假如你能體會工作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也有那麼點得失心,更擔心自己步入中年,過了卅歲以後還是當個萬年職員,絲毫沒有任何提升的機會,那麼我會建議你還是把底下的內容看一看,參考一下也好。

 

我當然知道不能隨心所欲,做那「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事是多痛苦。但是職場就是得跟自己不喜歡的人、事、地、物打交道。如果要那麼開心,怎麼公司不開在你家裡?早上還不用那麼早起床呢!重點是不開心要有回報啊!而不是悶了半天,還一直覺得委屈。

 

我呢!在業界盛傳,我是個「善應酬卻孤僻、交朋友卻懶出門」的傢伙,是著名的「無事不登三寶殿」。但這有什麼錯呢?本來沒有公事,還要整天端個笑臉,別人不累,自己顏面神經都快失調了;鎮日說著好聽的話,自己不煩別人都膩了;老是提建議,自認很認真,別人卻聽不得這麼多批評。所以啊!要適應職場生活,也不過那八、九個小時,何必老是喊苦呢?即使被說成「現實」,只要他還非得找你,那些廢話,下了班就聽不到了,何必放在心上?

 

不過,這我也不是教你當雙面人,天天說個違心論。而是職場的人畢竟不是親朋好友,不能當「家人」。就算是真的家人,你講話很衝,做事馬虎,那爸媽應該也是翻臉的,兄弟姐妹還可能從此老死不相往來了,當夫妻不就每天爭吵?

 

所以,客氣、有禮貌,不叫「不能做自己」。而是基本的溝通原則,更是同理心、體貼的表現。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大忠似奸,大奸似忠」說是那大忠臣看來像是個奸臣,而大奸臣反而看來像是忠臣了。饒是那白居易所說:「贈君一法決狐疑,不用鑽龜與祝蓍,試玉要燒三日滿,辨材須待七年期。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向使當時便身死,一生真偽復誰知?」周公吐脯日、王莽謙恭時,看來是一模樣,誰又能辨奸雄?

 

當然啦!我這裡不是要講那愛國八股大道理,而是想深入談談這職場世代溝通之道。

 

話說前幾日和一位年輕了我好大一點的同好談到這個和上司溝通的問題,到底是據實以告好呢?還是善意的謊言好?

 

這不單單是我那年輕同好獨自個的疑問,我教過那千百個學生,畢業後,每屆也都總有幾個回頭來問我類似的問題。難道實話實說不可以嗎?誠實不是個美德?

 

是!誠實是美德,但是得看地方、看場合,甚至得看對象,這場合,說了實話,會不會讓人難堪?會不會傷著別人?而這對象,更是得看他()是不是愛聽實話?即使要說實話,是不是有那拐彎抹角的方式,讓對方聽得舒服,能自個領悟?目的達到,又不傷人,這不兩全其美?

 

要講正題之前,我在岔開個話,提提那大忠似奸、大奸似忠的歷史公案。這每個朝代末年,總會出現幾個奸宦,不是宦官,就是外戚,也有幾個權傾一時的朝臣誤國的。但這些人會被皇帝認為是奸宦嗎?肯定不是,一定認為是大大的忠臣,才會大大的重用,對吧?

 

但亂世真的賢人不出、忠臣大隱嘛?那一定也不是的,總還有幾個有點本事,忠於國家、忠於百姓的好官。但為何不得寵?這〈回到明朝當王爺〉的小說故事裡描寫的情節可多了,不是一心死諫,就是光潑皇帝冷水。那還不讓皇帝遠君子近小人?

 

可能大家都不服氣我說的話,認為就是那昏君誤國,哪還有這麼多理由?

 

這皇帝制啊!是比血統,又不比賢明,有幾個皇帝是漢唐光武?唐太宗之流的。那漢朝文景之治夠賢明的吧?那文帝還不是為了平息七國之亂,腰斬了曾上奏《論貴粟疏》的賢臣晁錯?

 

這現代企業雖說是股東股份制,但剛開始發展的時候,哪個不是「打虎還靠親兄弟」?不是由家族企業發展起?我們外聘的這些客卿,又哪能一開始就誠實以待、實話實說呢?當那個指出國王沒穿衣服的小孩,如果大一點,恐怕就拖出去斬了。

 

社會有氣度的人不是沒有,但是你又跟人家不熟,剛進公司又沒建樹,就以為自個是大棟樑、大台柱,非得老闆客客氣氣供著你、請著你,這你也未免中「三顧茅廬」故事的毒太深了。要知道,那諸葛亮也是做足了功課,行銷自己。又是結交良師益友,還得讓他們說好話;更要編個小流言,說這「臥龍鳳雛得其一,得天下!」,叫那村夫愚婦到處傳;還要找個有新意的歌曲「梁父吟」,教那老農小孩到處唱,才能換來那三顧茅廬啊!你做了甚麼?要老闆開壇拜將?夢裡才會實現吧!

 

所以忠人之託、忠於公事,甚至忠於自己,其實都得動點腦筋。而不是直來直往,自認心安理得,卻讓別人看笑話。

 

我和許多高階主管聊過,我們都最怕那新人迎新會上出現這段話:「我這個人很直,說話很直接,如果有所得罪,還請大家多包涵!」這…這是幹嘛?下馬威嘛?初來乍到不拜碼頭,竟然就要大家伺候著呢!為什麼不是他體諒大家?誰不是喜歡別人貼心?怎麼全公司要貼心他一個人?他卻可以為所欲為呢?這是什麼世界啊!

 

不過這還不是表面話,而是我和一些高階主管親身體驗,說這種話的新人,未來通常很難配合。不是一切依照規定辦理,就是準時打卡下班,加班也是心不甘情不願,抱怨連連;而且固執的很,好像公司是他的,都得照他的意思來辦;還有更糟的,教也教不來,做事永遠拿自己那套本事,糟糕的是那本事又不怎麼樣,好比我們都坐噴射機了,他老兄堅持走路最健康;動不動就提他過去的經驗是如何如何,但又看不出來他在前家公司有多被重用,反而常聽他在抱怨前東家、前同事,好像全天下就他一個人武侯再世,只是大家有眼不識泰山!

 

聽到這段見面禮、開場白,高階主管們通常會慶幸不是自己豬油蒙了心、眼睛被蛤蠣咬住,把這人招到自己部門;當然也還帶點同情,不知是哪個新手主管,請了這尊泥菩薩;到時請神容易,送神難!給自己添麻煩!

 

好的員工,就得是那大忠似奸!一切為公事,但又懂得什麼時候、場合該說話,該怎麼說。不該自己開口,或著時候不對,就得有耐心憋著,花點腦筋旁敲側擊,增加盟友,贏得上司信任,再改變主管的觀念。

 

而且這大忠似奸還分兩種,對上司得多些體諒,對真正大老闆得花點心思。

 

怎麼說呢?這上司和你一樣是打工的,深怕別人踩著他肩膀過去。尤其年紀越大,越是如此。所以有時候黑鍋該背就得背,但是又不能背到自己走路,當中的學問可大得很。

 

我有幾次經驗,明明禍是長官闖的,這不敢決策、時間延誤啦,或者自己爭功爭得太急,反而吃快弄破碗,把公事搞砸了。輕一點,就明明白白背;太過火了,就得想一下,讓上司和你在同一條船上,讓他投鼠忌器,不會落井下石。當然啦!最好一開始就凡事報告,經過他同意。不要以為上司老是會搶了你的功勞,他越來越依賴你,那黑鍋就捨不得你背了。即使他老是壓著你,但卻是很好的過河橋!

 

怎麼說?

 

這上班又不是娶妻嫁人,講究那從一而中。長官資深,鐵定業界人脈多一點,讓他能為自己說好話,萬一有那跳巢、挖角的機會,難道你要他到處說你壞話?如果能要到推薦函,那可是最完美了。

 

當主管的,通常都有個家累,不是兒子在念大學,就是女兒出國留學,說不定還上有高堂、下有弟妹,家庭負擔總是比剛畢業的重很多,做事總是會謹慎一些。所以他們不想出風頭,把你的創意當個屁,那是正常的很;爭功諉過,不就是為了五斗米折腰,圖個飯碗。我們剛畢業,前程錦繡,多了這份體貼,讓著主管,通常老人家都會起了愛才之心。年紀越大其實馬屁越好拍,噓寒問暖就夠貼心的了;事事請益,那更是滿足了一般人好為人師得心裡;如果還有個機會表達忠誠,那他不提拔你,還有誰是自己人呢?

 

不過,文人相輕自古皆然,有團體就有派系、鬥爭,這要表態也得面面俱到,看準了風向。萬一,你跟的是冷衙門,雖然還是得體諒著這打入冷宮的老人,但可別把那火紅的正宮娘娘給得罪了。也就是表達忠誠,可別選著人家兩虎相鬥得當下,當那個雷洛傳裡的雷洛。你沒看這五億探長,最後還是得靠未來岳父翻身?萬一你沒有,那前面的功夫都白花了,只得換家公司重頭來。看看那後來的雷洛,對退休的阿叔恭恭敬敬,對那火紅顏同也是客客氣氣,戮力於自己實力壯大,這就掌握到那訣竅了:「一分抗日、兩分應付國民政府,七分壯大自己!」你沒看,最後誰得了天下?

 

上司要用同理心設想,那老闆得花更多心思。

 

花什麼心思?

 

花和老闆想法一致的心思。

 

這〈回到明朝當王爺〉有段對話最能表達這個意思。

 

這輔政大臣焦芳問那主角知道怎麼樣能總是討到皇帝歡心、善始善終?

 

故事裡的主角就像一般人一樣,強調什麼「才幹過人」,還要能「審時度勢」,然後什麼「恭謙不驕,遇到明君,才能建功立業,平安一生。」

 

我則和這位大臣的感觸一樣,剛剛講的都只是基本配備,重點在「主上」的志向啊!

 

這老臣說的好:「漢武帝志在開疆拓土,打造一個強大的漢室江山,所以他重用的就是能在這條路上伴駕從功的人才,衛青、霍去病便脫穎而出,位極人臣。唐太宗選擇的是治出一個盛世大唐,太平人間,所以多是房玄齡、杜如晦一眾治世名臣…。」

 

俗話說:「什麼人玩什麼鳥!」這不單是罵人的話,而是很有哲理的話。

 

許多人進一家公司,只是看公司福利待遇,那就不用提了;好一點的可能會看同事氣氛、公司文化,希望能工作得愉快一點,那也不必多講;再想多一點的,會思考公司未來發展、自己在這家公司的前途。不過有這種想法的人還是跟前兩種人一樣,從公司外觀、發展規模、提出的願景來看,卻很少人摸透老闆的心思。

 

一樣跨國的電子產業,郭台銘和施振榮想法就不同,做法不一樣,當然用人的個性就不相同;半導體也是,張忠謀和曹興誠會是一路的嗎?

 

了解自己,摸清老闆脾氣、志向,一旦對味,即使一開始默默無聞,只要努力修煉自己的工作能力,這坐直升機的機會未嘗不會發生!

 

大奸似忠人人都討厭,我也不鼓勵;但那大忠似奸卻沒什麼不好,這〈九品芝麻官〉的爸爸臨終前不是說:「貪官奸,清官要更奸!」奸只是動腦筋把事情做好的手段,至於別人怎麼看,那是他做不到,嫉妒罷了。

 

這怕的是奸也奸不起來,還自以為自己那套直來直往的愚忠,是一片赤膽忠心、真心當了驢肝肺,奸臣、忠臣都做不成,落得鬱鬱以終,卻一直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鯨 的頭像
藍鯨

創意學堂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