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強調要讓憲法成為生活?大家應該可以注意到,很多政客被指為違憲,大部分都絲毫不緊張。甚至還提請大法官解釋,把整個局面拉到司法層面,運用時間來拖過任何形象負面的影響。如果連大法官解釋都不利於自己,那麼修憲的聲音就開始隱隱作響。

我們的憲法是張均邁先生根據威瑪憲法原理設計,並與各黨各派妥協而來。法理上不可不謂之周全,在開放黨禁之前,黨外早就有以小孩不能穿成人的衣服做為攻訐這部在大陸時期所訂定的憲法,只是當時要凝聚黨外勢力,以民主為號召,因此多是以回歸憲法,解除戒嚴,取消臨時條款等等為號召。

民進黨成立後,李登輝總統執政時間,修改憲法的呼聲越來越高,國內憲法學者也不可謂不多,當時我在大學的時代還辦過邀請國民代表、憲法學者來校內研討五權憲法與三權憲法差異,甚至還直接以內閣制與總統制優劣比較為題,直接放棄原有憲法架構,討論新憲的可能。

這幾年下來,我一直在思考這些問題,尤其是台灣巨大變化的問題,最近美麗佳人國際中文版10週年慶的專文:「十年間改變台灣人生活的十件事情」,其中提到許許多多台灣的重大改變(我把它放在檔案庫,有興趣朋友可以參閱)。但是政治卻不列為其中一項。尤其是十年過去了,大家依然還在談修憲,尤其是有關政府組織調整。政府號稱人權治國,卻屢屢用「愛台灣」、「中國同路人」來作為政爭的語言,彷彿是麥卡錫主義從美國歷史的灰燼中重返新興民主的台灣真實世界。

愛台灣,已經成了比憲法還高階的規範,談人的尊嚴,談人的價值,談人的是非觀,只要是「愛台灣」,就可以踐踏。所以官員可以說謊,可以不依法行政,可以不迴避利益,可以藐視國會,甚至是運用政府經費製作廣告打擊在野黨。

台灣不是沒有憲法學者,台灣的憲法著作也可說是等身,比你我還專精,專研理論的專家比比皆是,但是為什麼台灣沒有人願意遵守憲法?甚至是藐視憲法?

我最近和一些企管顧問因為業務往來,所以來往密切。我發現這些企管顧問嫺熟各種企業管理理論,但是他們為什麼沒有自己創造一家成功的企業呢?甚至是很多企業家都還不屑邀請他們做內部教育訓練。追根究底就是學理和實務還是有一定的距離。學理是說明過去發生的歷史,而不是描述未來即將產生的變化,或許理論想要預測,但是一定是無法「規定」未來一定就怎麼發展。

把這個問題,放到憲法上來也是類似,台灣的問題在於憲法如何落實成為一種生活,當大家聽到憲法的時候,有神聖不可侵犯的感覺,甚至對於何者違憲,有直覺的反應。不輕易指摘違憲,但是一旦大家都確認這是違憲行為,那麼整個輿論就會起而攻伐之。絕不會像現在一樣,老是用「這不違法,是道德問題」。

憲法就是道德問題,就是自制問題,如果掌握權力的人不懂得自制,不可以濫權,那麼他和有憲法前的國王或皇帝有什麼兩樣?有道德的君主就是太平盛世,無道昏君就是腐敗亂世。

民權與人權,孫中山說的對,是演進而來,是爭取而來,問1920年以前的美國婦女,他們是不在憲法保障內的。1960年代種族隔離在美國南方還是合法的。怎麼認識自由的內涵?怎麼限制合理的人權?

討論這些只是讓我們一直陷入理論的爭論中,卻無助於我們的社會建立憲政的尊嚴與真正實踐憲法的功能。

到最近我才弄懂,為什麼袁世凱要暗殺宋教仁,而不是革命共主領袖孫文?那是因為宋教仁是要到北京組閣,是真正要實踐憲法的人,是真正具有威脅性的人物。而孫中山還在醉心最完美的五權憲法設計。

我倡議新政主義,主要談的是改變人心的觀念,但是也是探討切實可行的方向,這是因為我不清楚台灣是否有好幾個十年能來實驗,但是我們的確遇到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們必須要找到切實可行的方法,尤其是憲法生活的實踐。

--


風輕水清,天下平.....................藍鯨
台灣應該有另一個選擇
http://tw.club.yahoo.com/clubs/anotherchoice/


Re:【憲法講堂】憲法不只是法律而已
發 表 人:翔宇

其實不管是透過權力分立的監督制衡,或是建構起所謂不受政府侵犯的基本權利防禦權功能等,可以確知的是,憲法的意旨便是首重於人民的權利,這樣的權利不管是原權(先於國家存在的),或是社會基本權(後於國家而存在的);亦不管是在大陸法系,或是在英美法系,我們都可以找到這樣的共識-人權的保障(追求幸福的權利等等)

或許,也可以從憲法本文之中,可以瞭解,不管是在哪一個國家的憲法法典,人權有關基本權利的特別規定與概括規定皆是先於權力分立的國家組織建構,甚至可以這麼說,憲法上基於權力分立的下的國家組織,其目的便是為了保障人權,因此"它"便是屬於一種人權的"制度性保障",是故在手段與目的的衡量下,國家組織是能夠修改的(只要在合乎人權保障的範圍之內);然而反過來說,有關於憲法上基本人權的規定,幾乎是無法修改或廢止的,憲法上所揭示的種種人權,只有不斷地透過立法者與釋憲機關的解釋,來具體化地擴充抽象的基本人權規定,所以,人權的保障永遠是不夠的,是追不上社會變遷的

有時常聽到部分立委們說到:台灣的亂象就是太過自由了,其實,我認為自由永遠都是不嫌多的,而只怕太少,問題的癥結點應該是在於,"我們瞭解自由(基本權利)的內涵有多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鯨 的頭像
藍鯨

創意學堂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