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又這麼晚給您回信,現在總會感覺到要做的事情太多,但是上帝給的時間太少。

對於您的看法,我必須很坦白告訴您,我和您的看法的確截然不同。我看家族的改變,不是從數量來判斷,而是從同一個發表人的發表態度來觀察。我們是否改變了某些人?

毛澤東說:革命不是請客拜拜!很多人把它認為是革命就是要轟轟烈烈,大肆活動,而不是溫溫和和的握手言歡。

我的解釋卻是革命不是一場活動或是一個行動之後,就有劇烈的改變,它必須是細水長流,慢慢的潛移默化的改變。

這也說明了孫中山為什麼失敗的主要原因,因為他一直認為三種革命可以畢其功於一役。「一役」這樣的想法,讓革命迭起,也讓戰亂不斷,可惜的是就是沒有造成多大改變。

我念政治系,我很清楚2000多年來(希臘羅馬時代開始),政治制度的變化其實沒有多大,甚至時間十分久,中國更是如此,二千年的帝制,到今日推倒還不到100年。

民主政治的建立,必須根於觀念的建立,大家都認為自己有權利,執政者才會遵守遊戲規則,大家都有共識維持一種社會秩序,大家才會遵守。

我們家族從早期藍綠壁壘分明的發言,到現在大家都會嘗試用一些「說理」的模式來發言(無論是原創還是轉貼)來表達自己意見,這樣大家願意遵守的秩序,就是一種改變,雖然緩慢,但是他就是真正的改變。

或許發言沒有像很多激烈的家族那樣踴躍,但是民主不就是這樣嗎?我們動用到民主程序或強烈發表看法,不就是有特殊事件的發生嗎?

民主制度本來就是的懦夫與勇者並存的制度,懦夫不表達意見,不代表他沒有看法;勇者要能長於說理,讓懦夫來表決,才是民主制度真正的意涵。

台灣最大的問題不就是在這裡嗎?

大家期望「畢其功於一役」解決目前的紛爭,但是提出來的解決方法,卻是非民主的程序,希望運用革命或壓制的方法,讓反對者閉嘴,而不是嘗試說服大多數的人來支持自己。所以言論越來越偏激,因為他要炒熱的是自己同一國人的氣勢,而非想要說服其他沒有意見的人。

其次,你也會發現,大家除了炒熱同國人的氣氛外,也不斷逼原本沒有意見的人表態,如果不表態,就不斷將一些帽子扣上去,直到你加入己方或投入敵方為止,這就是台灣目前的狀況。

我提出新政主義是一種新思維,一種新思考的方式,談統獨,我就談世界地位;談本土政權,我就談誠信的政府制度;談藍綠仇恨,我就談公平社會。

過去我嘗試用運動的方式讓這樣的想法曝光,讓願景能夠成長,但是後來我發現這就是一種生活,一種說理的生活,我們只能營造一個示範環境,而無法用話術或者推論來說服無法理解的人。

我現在嘗試在家族營造這樣的環境,也希望能營造這樣的工作團隊,除了我們在工作上、生活上持續運用民主、新政式的合作模式,我們才能讓加入的人一直去體會這樣的生活,並且不斷感染更多的人加入。

直到我們有足夠的支持者,能夠正式參與政治選舉為止,而且我認為首先參與的政治選舉應該從生活周邊的村里長開始參選起。徹底的實現社區的經營,我們才能將政治與生活連結在一起,才能改變目前的政治形態。

我不是嘗試要複製自己,而是理性並且具備民主態度的人都會接受我這樣的想法,而我只是想要把這些人不斷找出來,並且把這樣的想法感染更多的人,尤其是年輕的朋友,這樣我們未來才會有更大的希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鯨 的頭像
藍鯨

創意學堂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