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長輩對於我的政黨取向多所懷疑,他認為我是個搖擺的牆頭草,風吹兩邊倒。我很難跟他解釋自己自由派與憲政主義的主張,這和台灣政黨發展的方向並不相同,也和大部分人理解政治的習慣不一樣。我對於政治的看法,不在藍綠的觀點,而在於憲政的堅持;政策上我則主張多元主義與開放政策,這和藍綠基本教義派也都所不同。

堅持憲政,不代表我們不能修改憲法,而是要堅持憲政原理,做好分權制衡,保障人權,維護憲法尊嚴,強調尊憲守憲的精神,唯有這樣民主政治才能長存,才能成為我們的生活習慣與思考模式。當有人說因為憲法約束了太多,讓他不能施展手腳的時候,我們才會質疑,才會懷疑,他是不是想要至高無上的權力,是不是想要不受監督,不想負責。唯有我們有這樣的概念,我們才會知道權力放出去收回來難;唯有這的想法深植我們心中,我們才不會因為各種口號,淪為選舉的工具。

遵守憲法,我們就會理解,憲法保障的是每一個人的權益,不會因為膚色、種族、語言、宗教、性別、政黨與主張的差異而有所不同,所以我們自然而然會反對違背這樣多元主義的法律及規範。也會知道共識決與尊重少數是民主政治運作的常理,不會動輒運用多數暴力或政治權力來欺凌少數族群。例如反對政黨法限制共黨主張,不在於我們支持共產主義,而是在於這是違反憲政原理的主張。

有了多元主義的思考,我們自然而然會主張開放性的思考,知道限制就是一種剝奪,審查就是少數人意見凌駕在多數人看法之上,如果要限制,要剝奪某種權利,那麼一定是要取得共識,如果這樣的共識是多數決,卻剝奪了少數族群的權益,那麼也是違反憲政原理。譬如馬總統在選前告訴原住民,要遵守「我們」的遊戲規則,就是運用漢人的邏輯來剝奪原住民的生存權益。如果馬總統當時是用安全的思考(原住民住在河川地),那麼他就不會使用這樣的暴力語言。

這些想法和藍綠無關,是民主主義的根本思考,是憲政主義的基本堅持。當今馬總主張總統退居第二線,希望能完成憲政理想,的確是很好的宣示,可惜的是我們的憲法原理如果真照雙首長的意涵,總統還是必須依據內閣制思考,提名多數黨領袖。提名劉兆玄院長還是「選才」的概念,而不是真的遵守憲政原理,這就讓「退居第二線」成為一種矯情的口號。因為劉院長並不是立院多數黨的領袖,既非黨魁,也未經選舉洗禮。即使憲法規定立委不能兼任官員,多數黨領袖還是可以透過政黨的選舉產生。這就是我說的憲政慣例。

憲法不可能規範的十分完全,但是總有些精神存在,所以要依據憲政慣例的精神來運作,總統依據憲法代表國家,因此國防、外交這類對外事務必然是總統的職權。加上選民對於民選總統有一定的期待,總統不可能老是在後面擔任藏鏡人的角色,必定對於這些涉外事務必須負起積極責任。就這些憲政發展而言,馬總統表現並不及格。

漢宣帝(西元前91~49)的有名丞相丙吉(卒於西元前55)一天外出,逢到路上群眾鬥毆,死傷在路上。做為宰相的丙吉卻一點也不過問。他的隨從人員就責怪他。丙吉又繼續前進,看到有人趕一頭牛,這隻牛張開嘴吐舌頭氣喘喘的。丙吉趕忙停車,命令騎吏前往詢問:這頭牛走了幾里路?隨從人員就說:「丞相,人死了,你視而不見,牛只是喘氣,你卻註意,你真是顛倒了關心的對象吧!」也有人用這兩件事來譏笑丙吉。丙吉的回答:「人民相互打鬥殺傷,這是首都長安或者地方長官應該作的職責,如何禁止、防備、捉拿壞人,年度終了,作丞相的考核他們的成績,奏請皇帝加以賞罰。宰相不必親自處理這種小事,所以不應當急於在道路上處理。當春天的時候,太陽並不強烈,我恐怕牛只走了一段小路,就因為太熱而氣喘了。這是不是氣候冷熱異常,對牛的傷害呢?作為宰相,他的職責是治理全國性的大政,氣候是不是風調雨順,關係到全國人民的生活。所以我當然要過問。」

如果馬總統以丙吉問牛喘自居,那麼他必須在憲政慣例上取得朝野的共識,而非自行宣布退居第二線,讓憲政運作留有極大的模糊地帶與想像空間,讓個案解釋各項慣例的精神,只會造成更多的紊亂。

同樣地,劉院長更要以丙吉問牛喘自居,關心目前境外輸入性通貨膨漲的問題,盲目擴大內需,只會造成國庫更加空虛,讓政府失去更多的動力。何況政府的政策並不一致,一方面希望提升經濟,一方面又由中央銀行調高利率,緊縮通貨,運用控制經濟過熱的手段,來控制境外輸入性通膨,不僅不會有效果,反而更讓經濟復甦更加緩慢。

最近貨車司機抗議沒有獲得補貼,其實就是劉院長必須問牛喘的地方,物價上漲當然在於輸入原物料高漲,如果補貼原物料輸入不可能,是否從關稅下手?如果關稅不可能,那麼是否就要考慮運輸成本的下降?貨車司機的要求是不是對於打擊通膨有幫助?

關鍵的問題,通常隱藏在表象的問題之下,2000多年前丙吉問牛喘,不僅僅給我們思考權責劃分的問題,也讓我們思考問題背後問題的深層原因。這些想法和誰當家沒有關係,和國家大政、民眾福祉有關係,希望這位長輩能夠體會我的想法,也希望讓各位關心國事的朋友有另一種思考的方向。

小啟
對於許多朋友很抱歉,最近的發刊時間不是很正常,讓許多朋友感到十分失望。實在是因為個人最近的一些狀況過多,思緒常常無法連貫,時間過於破碎,常常提筆寫了一小段,就難以為繼,加上之前因病堆積的工作就排山倒海而來,讓我有心無力發表一些感想。在努力消化積案之後,這兩天終於漸漸恢復正常,希望舊雨新知能繼續支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鯨 的頭像
藍鯨

創意學堂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