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馬,雖然他喜歡人家叫他小馬,快要五十歲的歐吉桑,我還是習慣叫他老馬。老馬失業快要三年了,自從他任職的外商公司遷離台灣,這位總經理已經流浪了三年。

「我不想要去大陸,去了大陸,我老婆和剛滿週歲的小孩怎麼辦?」這是他第一次在課後對我講的話。

其實老馬去過大陸,但是被榨乾之後,他差點成了商週講的「流浪總經理」,自己印個總經理頭銜的名片,在大陸一個人尋找「機會」。

「我差點回不來,還好有很多朋友在大陸發展,借個旅費,還不成問題,但是我就是想回來。」

但是老馬還是面對那個老問題,現在誰要用一個「過氣的總經理」?

「我聽過你演講,所以我找到這堂職訓局免費的課程,來聽聽你的意見。」「你在演講的時候說:『人生只要只到方向,一切還可以重來。』」「所以我就來了!」老馬連珠炮的說,我根本沒辦法反應。「那,我怎麼開始?」終於一個問題之後,他停了下來。

「你已經開始了!你現在願意參加這個計畫,就是一個開始。」這是一個給助理與秘書上的e化教育訓練課程,讓失業的人能有新的技能,重新返回職場。

「但是我不想當秘書,我的戶頭只剩下200元,我是聽你演講中說的補助,找到這個課程,雖然政府會發一萬多的補助金,但是這不夠我養家。」「我連多年收藏的唱片都網拍賣掉,也換不到一萬塊;能當的,包含公司給的金牌,我都當了,黃老師,我真的什麼都沒有了!」他的眼睛透露出絕望的眼神。

「你還有家人,還有你,這就是資產。」這句話讓他換了個眼神,彷彿是田徑賽第二名選手的拼命眼神,勝利不到一公尺時所流露出「絕不放棄」的神情。

我把我的譯作「熱情致富」借給他看,小氣的出版社只給我一本作紀念,但是我常常用來鼓勵在絕望谷底中掙扎的朋友們,這本書會讓絕望引導成希望,引領著這些絕不放棄的人們發揮人類最深層的潛能。

「老馬,你喜歡做什麼?」他訴說著過去公司的輝煌戰績,臉上流露著驕傲。「老馬,你喜歡做什麼?」我又問一次。

他楞住了。

「你是不是想問我,我的問題是什麼?」我又丟出一個看似問題的解答。「我只是單純的問你,你喜歡做什麼?和工作無關。」

「我喜歡和我小孩玩,我喜歡看電視…。」他又開始停不下來。

我揮一揮手:「我講的喜歡,是你會樂此不疲,眼睛會發亮的喜歡,當然最好是別人也覺得你做的不錯的事情。你回去把書先看一看,下個禮拜我們再討論吧!」

為了家人拒絕再作流浪總經理的老馬,其實只是台灣近況的一個縮影,不過至少他開始走出第一步 ─ 放下身段。你周邊有這樣的朋友嗎?尤其是還很年輕的朋友為了「面子問題」處處感到不如意嗎?當外商總經理能夠放下身段的時候,恐怕就很難讓自己再找到任何藉口了,不是嗎?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