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可不可讓我好好再想一想?」面對這樣的問題,我只能搖搖頭:「你可不可以做中想?邊做邊想?上一次你說要好好想一想,半年過去,你失業半年,最後還是隨波逐流;兩年前,你說要好好想一想,結果到現在還是一樣的問題…」。我家夫人拉拉我的衣袖,到旁邊跟我說:「你會不會太嚴厲了,不要把別人都當成你,也很難複製一個你…。」

其實我也明瞭夫人講的話,這個我很想栽培的年輕人,在閒聊的時候經常盡得我心,但是當要一起共事合作的時候,總是有那麼點不對勁。他這次又跟我提他想轉換跑道,其實我是贊成的,只是建議他老大不小了,總要開始「累積」,不能再做不生苔的滾石。「畢竟你完全沒有帶過人」,往主管的方向努力,這是我對他的建議。

一直懷抱著要創立自己事業的野心,卻完全沒有帶領團隊的經驗,幾次跟在我旁邊,只能扮演副官的角色,只要讓他獨當一面,就是災難一場。我決定送他去別的地方修鍊,沒想到他還是對做事比帶人有興趣。遇到老闆想要更加委以重任,他就興起落跑的念頭,當然,理由又是他想要重新規劃一下他的人生,而沒發現他自己對人際關係挫折的恐懼。

其實我們很多人都經歷過這樣的情況,遇到瓶頸,不快樂,沒有成就感,興起不如歸去的念頭。重點是我們真的能種豆南山下嗎?真的能忍受草盛豆苗稀嗎?我自己曾經為了寫作在家努力半年,最後的結果是書沒寫幾頁,但是生活懶散,提不起鬥志,還為了坐吃山空而神經緊張。終於發現對我來說,寫作是生活感動,而不是專注的沉思。

很多人在遇到人生不如意,總是思考著「只要有個喘息的機會,我就會更好」,我不能說這樣不對,或許是環境真的不佳,換個環境能有很大的改善。只是你是否真的確定不是你自己的心態問題?其實要確定很簡單,你只要回想這種情境在不同環境下發生多少次?頻率有多高?如果經常發生,不同環境也常發生,那麼問題應該很確定在你身上。

思考是很必要的,但是像我媽說的:「坐在那空思夢想」(台語),往往就不會很精確了,想要找一個完全空檔思考,通常會適得其反,蹉跎了光陰,也沒有想出什麼結果。人生的方向就是要在不斷嘗試當中才會有清晰的輪廓,甚至要在許多失敗的經驗上累積成功的智慧。很多人都說我們要吸收別人的經驗,避免錯誤,不需自己去經歷。聽起來很有道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錯誤是客觀的,人卻是主觀的,可能有一樣的陷阱,不同的人卻用不同的方式跌落。別人沒跨過的,你怎麼會認為自己能奮力一躍就能跳過呢?從做中學,從做中想,都是我的心得。或許問題不在陷阱,而是在於我們的能力,只具備嬰兒爬行能力,即使只有10公分寬的坑洞也會掉進去。

什麼都不做停下來想,不是十分妥當;但是還沒做,就開始幻想通常更糟。以前我投資過ㄧ個鐘錶事業,老闆跟我說:「我要做的比勞力士大廠的品質還要好。」當時我充滿疑問的問他:「那你要賣多少錢?」「勞力士的1/3價錢」他很肯定的還加上「即使賠錢,我也要和大廠競爭。」我後來撤出我的資金,因為我很肯定這是個賠錢的生意。買勞力士的人代表著一種奢華,價格不是考慮的重點。低價不僅搶不到他們的客戶,還被視為廉價品。高品質的低價品是否會獲得其他客戶群的青睞呢?有可能。不過,沒精算成本訂定售價已經冒了極大風險,還鎖定勞力士的客戶,做出錯誤行銷策略,我當然肯定他會賠錢,果不期然,公司後來果真倒閉。

現在我又遇到一個客戶又是誇下海口要做出高品質的的多媒體課程,他一會兒要出外景,一會兒要後製許多特效,只不過他到現在還簽不下任何一個老師錄影,連課程製作進度表都排不出來。

真正要想通一件事情不容易,我們叫做KNOW HOW,要「空思夢想」、天馬行空卻很容易,還有更多的人花很多時間認真的構思這些幻想,真要叫他把這些幻想的執行步驟寫下來,他卻認為這是浪費時間。其實真正的原因,應該是他還沒開始「想」怎麼做。還有另一批人一直認為自己的想像是創意,認為是沒有人識貨,沒有人要投資他,總是唉聲歎氣缺這個缺那個,資源困窘,資金匱乏,所以無法一展長才,實踐理想。我們不要太武斷的說:「真正的好點子,大家早就排隊等著投資」,因為可能真的沒有人發現。不過我們看看google兩位創辦人初期到處找人投資,借錢養youtube的陳士駿,難道他們的成功都是坐著等人投資嗎?

很多朋友都知道我對於公共事務有極大的熱情,也有很多的主張,吸引了更多的朋友想跟我討論這些構想。後來我決定放棄這些討論,理由不是浪費我的時間,而是耽誤這些年輕朋友的青春,他們應該多花點時間學習、閱讀,多花點時間經歷生活的一些「工作」,例如學校社團,或者志工工作,吸取如何執行、組織、領導…等等真正的經驗。

我不想在這些朋友構思一些制度的時候猛澆冷水,但是現實就是牽扯到公共制度,免不了要立法,要預算,要推動觀念,甚至政策執行的策略。「你有計畫競選公職嗎?」真的不是諷刺的話,而是「實際」的執行,沒有進入政府,怎麼推動制度改革的落實執行?尤其是這些朋友認為都很簡單的設計,恐怕沒有親自執行,還不大清楚問題在哪。

「你要推動個運動嗎?」那麼談「複雜」的制度並不能聚焦,做過運動的人就知道,運動叫做運動,因為它是一波波的動,所以每次都必須聚焦一個主題,才能凝聚最大力量,而且主題必須很簡單,讓人很容易了解、支持,這樣才會有效力。即使如此,做運動的人還必須有耐心,因為即使萬事具備,也有可能要推動很久才會有一點點成果。

「你要成立一個組織嗎?」這難度高過於成立一家公司,要有高度的使命,要有募款的能力,要有高度的組織力,尤其要成員出錢出力,還不付薪水,當然還要有強大的執行力,才能做出一些成果,獲得更多的支持。

先想想你能做什麼,是否具備這樣的能力。要實現理想,就要有實現理想的能力與舞台,坐在那裡想,找人空談,不如找件事來做,邊做邊想,離成功還會近一點。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