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著被老闆叫進辦公室狂哮兩天,又是大聲斥喝我不要強辯,又是捶桌子表達不滿。這次我沒有深呼吸,也沒有進入我的超人電話亭,反而是微笑的走出老闆的辦公室。

大家不要亂猜,我沒有開除老闆,反而認真的檢視自己的工作,找出達成目標的方法。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變這樣?在三年前,我即使沒有爭辯到底,也會吸很大口氣,讓自己努力不要失去控制,甚至想辦法讓這一切成為我努力變成老闆的動力:「我不要再任人擺佈了!我不要再受這些鳥氣!」

比三年前還要更早的時間,我通常捶桌子比老闆還大聲;老闆的怒吼比起我的回敬,簡直就是小貓撒嬌。當然結果就是:「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處處不留爺,爺就回家住!」母親過世後,只剩下父親,我極力收斂這樣的脾氣,因為我實在沒有當大爺、少爺的本錢了。

但是江山易改,本性真的難移啊!我只用更多的壓抑來控制自己狂狷不羈的個性,直到遇到我家夫人,我才認真的看待這件事情:「或許老闆考慮的方向跟我們不一樣?」不管如何,公司是他的,我們就像個計程車司機,客人要往哪去,如果沒有交代,我們可以選自己熟悉的路走;但是客人指定了路線,即便是繞了遠路,還是必須依據客人交代的走。

最近我又深層的理解到,有時候生活還不是這麼理性的一件事,有誰能隨時保持情緒穩定,隨時隨地控制喜怒哀樂呢?如果你我都不能,我們怎麼能要求被烙印上「老闆」兩個字,就必須一直保持理性呢?

第一天夫人知道我被老闆海哮一頓,很緊張的關心我,卻見我一派輕鬆,十分納悶。第二天夫人聽到我又被臭罵一頓,實在忍不住想和我坐下來好好談一談。「我的夫人,沒什麼啦!今天是我故意去找挨罵的。」夫人一聽,愣住,連忙問我:「你是耳朵癢喔!幹麻沒事找罵挨?」我笑了笑:「昨天挨罵是我替主管擋子彈,但是末了,老闆講了句:『不知道你在忙什麼?』所以今天就去試試,找了些最近的案子,說重要不是挺重要,但是又『可以』請示他的事情,測測他的情緒水溫,果不期然被罵了!」

夫人聽到丈二摸不著頭緒:「測什麼水溫?這是什麼意思?」「拿件『半成果』去問問,如果很認真跟我討論,那麼昨天就是指導我;如果沒說什麼,臉上有著不屑的表情,那麼表示他不認同我,這樣就要檢討;結果是像現在這樣,無緣無故被臭罵一頓,那麼就是純粹老闆心情不好。」夫人笑了出來:「虧你想的出來。」

「那麼老闆發洩完了,應該就沒事了,那你又在煩什麼?」夫人冰雪聰明,還是看出我的憂慮。「我們上市公司,老闆日理萬機,部門又多又雜,他哪有空見我這個小小的基層副主管?但是他卻花了30分鐘見我,連財務長都在門口罰站等我,你不覺得他是那麼重視這件事情嗎?雖然他講的績效都是要我的主管去執行,我夾在中間很為難,但是我不應該想想辦法嗎?」

「你會不會太自尋煩惱了呢?」夫人搖搖頭,「老闆請我,不就是分憂解勞嗎?何況我向來都是憂鬱小生個性…」話還沒說完,夫人已經在旁邊狂吐了…。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