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不得還在忙碌的專案,也顧不得我正在想的「物價誰來管?」及「時報你們錯了,難道要教改走回聯考?」兩篇尚未完成的殘篇,我得趕快表達對今天曹興誠先生的半版廣告文「推動制定『兩岸和平共處法』」的看法:「曹先生,您的提議,連我這樣的溫和派都不能接受!」

據說網路上有八百多個網友投下這篇新聞的贊成票,但是可能投票贊成的朋友沒有詳細閱讀完全文。我買了份報紙,花了半小時,詳詳細細讀完通篇全文。我實在無法接受,整個架構是構築在中共「一國兩制」及「反分裂法國家法」的框架中去構思。

我和曹先生您的看法不一樣,我不認為兩岸的分治是來自中共的善意,而是來自國際現實─台灣特有的國際地理地位,與中美日三國交錯的制衡關係。任何住民自決的說法,不論是來自列強的哪一方,都只是無奈妥協的政治語言。

美日深知台灣一旦公民自決,絕不可能馬上要求和中國統一;中國也很清楚,講求模糊的「和平方式實現祖國統一」,也比較不會牽動美日的敏感神經。但是中國也很清楚要模糊也要有底線,所以反對外國勢力介入成為動武的理由之一,處處封殺台灣或中華民國的外交空間,也是避免台灣問題國際化的手段。

列強在這樣各懷鬼胎的情況下,才能「各取所需」,也讓台灣像十九世紀末的泰國一樣,成為列強的緩衝區維持一定的獨立。這才是國際現實,才是台灣賴以生存的因素,絕不是中共的善意與承諾可以比擬的。

過去我們認為時間對台灣不利,如果真能看清國際現實,時間反而是對台灣有利的,中國會越來越多元化,列強(包含中國)彼此之間在東亞的多元化經濟糾葛與互動,讓武裝衝突越來越難發生,我們看看北韓的例子,他們一定比伊拉克更加挑釁,卻利用列強彼此之間的矛盾從中漁利。

當然台灣沒有北韓的條件,我們更加富有,與世界更有連動性,經濟更加全球化,我們必須採取更有智慧的策略,但是道理並沒有改變,還是必須讓列強在台灣的利益更加糾纏不清,讓三國都無法主宰一切,我們才能換得更長時間的寧靜。

甚至更現實的說,我們可以發現台灣問題和北韓問題幾乎是東亞中美日交手的兩大棋盤,北韓美、日失利,台灣問題就會變成與中國講價的對象。所以兩岸問題絕不會是單純的內政問題,甚至不是兩岸關起門來談的問題。

而我也深信任何關於國家主權的公投都是會導致台灣島內極大的動盪不安,尤其是只做統一公投,拋棄台獨公投,更是違反民主信念,也將原有的國際平衡偏向中國傾斜,讓美、日會積極牟取替代台灣的方案(抗衡中國或勢力緩衝),對台灣情勢也更加不利。

當然如何在美日間維持聯盟或與大陸間的和解都是門很高深的學問,我也沒有準確的答案,我只知道這需要「極大的耐心」!而曹先生您打算用外在問題來解決內部問題,我認為將會適得其反,翻開民主發展的歷史,成長的過程中,難免都會走極端,需要許多教訓與極端案例讓大家往中間修正(英美是這樣,法國更是這樣),而台灣的人民正在成長,如果將更不民主的中共思維框架在台灣民主發展之上,這不僅僅是斷送了台灣民主發展的前途,更會熄滅了中國民主化的希望火花。

我們還在實驗,華人適合什麼樣的民主制度,新加坡走到一側,台灣走到另一側,而中國正站在十字路口,台灣或許亂一點,或許苦一點,但是接近民主近一點,不是嗎?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