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朋友最近和股東拆夥,他來看我,對我說:「黃顧問,看來合夥生意真的難做…」我搖搖頭:「那上市上櫃公司不都要關門大吉?那都是合夥商生意啊!不信,你翻翻公司法。」

他瞪大了眼睛望著我:「那為什麼我做不起來?」我笑了笑:「原因當然有很多,不過我認為在觀念上主要有兩個,第一是關係,第二是態度…」他忙著澄清:「我們關係好的很,大家都是好朋友啊!態度是指什麼?我不覺得我們敬業的態度有問題,大家都很認真…」。「通常你剛剛的兩種說法就有問題了…」我揮揮手阻止他繼續辯解,請他繼續聽我分析。

「關係,不是指人際關係,而是彼此之間的專業關係,通常合夥生意會失敗,就是股東之間有人追求非股東之間的關係…。」他還是忍不住:「那是什麼意思?」「就是希望追求更緊密的關係,比如說家人及兄弟情誼、師徒關係…,你通常會聽到在夥伴關係失敗的時候,會聽到其中一方說『背叛』,那麼通常是發生這樣的問題了。比如說,我們在一家公司和同事很好,和長官很好,和部屬很好,當他們要離職謀求高就的時候,我們不會說他『背叛』,甚至還會給予祝福,但是在合夥關係要結束的時候,我們卻不會這樣想,因為我們彼此用有buddy buddy的感覺,怎麼能離開,做這樣沒有義氣的事?一旦有一方有這樣的想法,那麼大概就沒辦法長期合作了,因為追求緊密關係,代表著就是犧牲與無私奉獻,而通常都是要求對方這樣做,而自己是『認為』自己做到了(通常是自認為,對方沒感受到)。」

「合夥,通常是追求某種不足互補的合作,可能是資金,也許是技術,更有可能只是人力。就像我們去買股票,其實我們對於那家公司就是提供資金的合作。股東有一定的權限,但是也要有合理的限度,這就是我講的態度。往往失敗的合夥,就是無限追求公平的合夥態度,反而讓其他股東認為不公平。」

他搔搔頭:「什麼意思?」「很久以前,我打算成立一家很特別的教育機構,透過一個朋友找到一位大金主,合作談的很順利,金主將提供充裕的資金,讓我辭掉工作,專心發展這個商業模式。不過,後來我放棄了。」「為什麼?」他很心急的問我,「因為這位朋友要求他跟我一樣的待遇,讓他參加入股,並由我ㄧ邊敎他,一邊擔任共同開創事業的夥伴。」我回答他。「這有什麼問題嗎?」我感覺到他覺得我小心眼。「當然有問題,第一,技術是我的,我必須敎他,不僅浪費時間,更會造成雙頭馬車的決策;其次,這就是追求無限公平的錯誤態度。」「你太小氣了吧!沒有他,就沒有這個金主了,不是嗎?」

「你錯了,介紹金主,有行情的報酬,他要求超過太多。不是我小氣,光是營運上就不合理,你會請一個新手,給他總經理的薪水嗎?我答應,金主會答應嗎?那不是拿他的錢開玩笑嗎?」他若有所思的搖了搖頭:「那開辦成本會很高!金主應該會嚇到。」「你應該還沒有想到管理的問題,我們聘請了專業人士會希望在外行之下領導嗎?學習中的人員,卻坐領高薪,有誰會服氣?我可以忍受他當個乾股股東,卻無法忍受他無限追求公平的想法。」朋友點了點頭。

「專業經理人有專業經理人的態度,如果我們以buddy buddy的感覺來管理,那麼就是徇私,無法服眾;如果我們無限追求公平,那麼就是沒有獎懲的觀念!很多公司都會做薪資保密,其實就是避免這些沒有概念的人興風作浪。我之前待過一家公司,當時我只是中階主管,另一個部門的兩個小女生就讓我對這種事情印象深刻。兩個小女生,一個剛畢業沒什麼表現,一個歷任過基層主管而且表現突出。發放年終獎金的時候,兩個小女生很要好,就互相討論公司的福利,不顧薪資保密,相互『坦白』。剛畢業的小女生因此憤憤不平,私下跑去找主管抗議,這位沒概念的主管竟然幫她爭取和另一位一樣的待遇,而且還公開給她知道…」。

「結果你當然猜的到,就是兩人變成陌路,高手不平而離職,新手上路請主管多包涵,弄到那位主管灰頭土臉。同工不一定同酬,這是因為當中包含了各種考核的關鍵因素:工作效率、經驗傳承、創新能力…等等不同的標準,如果大家能力不童卻薪資一樣,通常就是這家公司衰敗的開始,所以主管不可能鄉愿,而不仔細考核,就是這個道理。合夥是為了做生意,如果把關係、公平都擺在前面,即使妨害到生意也在所不惜,那麼合夥生意怎麼會好做呢?」朋友陷入沉思,我知道我談到的他的痛處,應該適可而止了。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