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夫人說:「終於脫離政治影響生活的日子了!」夫人對我說:「你不是說:『政治就是生活!』?」「那是公眾生活,我們總得過過個人生活吧!」夫人抵不過我的耍賴,沒再追究。不過,終究我們還是無法好好安靜的過日子…,只是這次干擾我們的不算是真正的「政治」,應該稱為「政治八卦」吧!。

半夜我起床好幾次,總是睡不好,夫人問我:「怎麼了?」「SNG轉播車的發電機讓我睡不著…」我看著窗外樓下亮著光的SNG車。「有這麼大聲嗎?我怎麼沒聽到?那打電話檢舉他妨礙安寧!」夫人貼心的說著。「那是高頻的聲音,你聽不到嗎?不過還不到噪音標準…」很無奈住在準總統旁邊。

早上出門,原本只有運動人們的公園邊上,豎立了幾十台攝影機,還有一堆等著簽名的阿公阿嬤。不知道怎麼繞路而行,實在懷念之前的日子,等待520走「馬」上任,能夠恢復原有的寧靜。真不知道和馬總統同棟的鄰居該怎麼辦?

扣除擔任市長、黨主席經常在早上看到他搭車的照面外,我和馬總統在附近還有兩次較近距離面對面招呼的緣分。他過去十分準時,每天7點15分出門,分秒不差,我都為他的安全捏把冷汗,規律的生活通常會是暴徒下手的好機會。不過那天他卻提早出門,出乎意料的市長隨扈與司機並沒有出現,他提著公事包,西裝革履,竟然往山坡小路走上來,而我正要出門上班,朝著山坡往下走,我很近才看到他,心想要不要跟市長打個招呼?因為我很不喜歡跟名人攀關係。不過,想想附近又沒人,打招呼是禮貌吧!我刻意用「馬先生早!」來規避攀附市長的心理嫌疑的壓力。沒想到,他很意外,隔了一秒鐘才露出笑容,點個頭。看來很靦腆,又很害羞,完全不像經歷兩次市長選舉政客的樣子。讓我對他留下第一次好印象。

第二次我遇到他,是今年過年前夕,我特別請假去買年菜,因為想說在附近,就穿個運動衣褲,拖個藍白拖,就去市場。好死不死,馬先生陪他老媽媽來採購年貨,想閃,但是沒辦法大堆人馬已經擠到我在等子排的豬肉攤子前面。他一一和店家握手,前面旁邊的小女生已經雀躍不已,我卻還在猶豫,穿這麼邋遢,該不該和他握手?尤其剛剛手還挑過排骨,手上應該還有一絲血水吧!

還沒反應過來,他已經擠到我的正面不到半公尺了,他看著我的手還沒舉起來,相對隔壁高興到一直跳的小女生,我似乎是深綠的選民,說不定還是殺手,我看到他猶豫的眼神,還有不知道該不該遞過來的手,尤其他剛握完小女生,手收起來特別明顯。我心裡哈哈大笑,把手大方伸出來,心裡想:「管它的,大人物竟然還會怕老百姓到這種地步,給他一點信心吧!」這次又讓我感覺馬英九和一般政治人物不大一樣,他的確是個政治界的童子軍,我相信他不會當個貪腐濫權的壞總統。

選完,我才跟夫人講這兩件事對我的意義,我們家通常都按照自己意願很平均的自動配票給兩邊陣營,因為我們從來不想干涉所有家人的政治自由,而家人剛好各佔一方,所以選前我們不會討論對候選人喜好,也不試圖拉票。

沒想到支持大拇指陣營的夫人告訴我個小秘密,原來她曾經代過馬元中的課:「小三的時候,很聰明,不驕傲,活潑,熱心助人,只是臉很長,不討喜的長相…。她每次在分組搶答比賽的時候,都會偷偷把答案告訴對手,希望他們分數不要落後;考試也是寫完,就一付要大家來偷看的樣子;不過不要誤會,他不是那種討人厭的驕傲或施捨,她是真心想要幫助落後的同學,就是媽媽有在敎,家教好的那種小孩…。」聽到夫人的說法,我們應該會更放心一點,馬家人應該不會再搞出另一批紅衫軍吧?

很想要趕快恢復正常的生活,至少能恢復較佳的睡眠品質,如果馬總統能順便把媒體的八卦歪風正一正,那麼我會更贊同生活即是政治,政治就是生活的看法。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