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新政府人事一一公佈,總讓人放下一些擔憂,其中最令人感到高興的是教育部長和陸委會主委的安排。這兩個職位爭議最多,但是我覺得馬總統的安排十分適當。

派任一位自由主義的學者擔任教育部長讓我最為雀躍,自由主義近來總是被污衊為「新自由主義」,似乎成了放任新興富豪階級宰制貧窮弱勢階層,尤其在全球自由化風潮下,自由主義似乎成了過街老鼠,許多政治人物都把中間偏左朗朗上口,似乎忘了左派的社會主義管制和右派國家主義管制其實是不分軒輊。

繼續講下去之前,先插播一下左右派的概念,左派通常強調的就是社會共享,從費邊合作社到共產主義,強調的就是共有共享,極端就是消滅個人資產,實現無國家的工農社會;右派強調自由,但是被帝國主義壓榨的弱勢民族,強調犧牲個人自由以換取國家自由,因此極端的就是法西斯主義;另一派極端自由主義則強調個人自由高於任何權力,因此極端的作法也是無政府主義,以個人自治為最高原則。新自由主義強調降低國家管制,開放經濟自由流通,因此偏向後者。

傳統自由主義則是強調憲政主義,在一定的規範下,全民立訂契約,成立民主的政府,在民主規範下,個人能夠體現充分的自由。當然因為沒有討論到國際問題,後來延伸的人權主義、理想國際主義都算是一種延伸。非暴力是基本原則,尊重多元發展、協商式民主都是後續的延伸。

台灣的民主和教育是息息相關,由自由主義學者來擔任,我想必定能為台灣的民主深耕帶來更好的發展。新任鄭瑞城部長還未就任,但是發表的兩項觀點就足以讓我對於這項任命感到欣慰與支持。鄭前校長曾為文「批評台灣的教育自由化近年雖有進展,但升學主流價值籠罩、教育經費資源不足。尤其意識形態介入都讓台灣教育自由化受阻受創,也是亟待改革之處。」(引自中國時報4/28報導)這個觀點就足以讓台灣的教育改革重新燃起希望。

其次,他雖然表明傾向一綱多本(這也足以讓我雀躍),但是他卻又認為這需要傾聽各界的意見,在理想與現實當中能夠平衡,也足見這位未來部長身段之軟與手段高超。尤其他說道「部長如果太多成見會令人害怕」,這和身為自由主義者的我的想法不謀而合。我期待甚至期盼這位新部長在未來能為台灣的教育帶來完全不同的觀點與想法,但是漸進又不激烈的作法能夠達到潛移默化的效果,或許有一天,台灣不再以升學至上,不再用狹隘的觀點來看整個世界,我們有朝一日也能脫離藍綠對抗的糾纏,至於外界批評他不擅長國教與技職體系應該都是旁枝末節了!

另一位賴幸媛委員派任陸委會主委也鬧的風風雨雨,有人批評是李登輝前總統路線復辟;更有人說是收買544萬反對者的人心;還有說是降低中國熱的風潮;平衡連(戰)吳(伯雄)路線,是國民黨內鬥的開始等等…。我卻認為這是務實路線,本來談判就是有黑白臉,談判本來就需要有控制閥與煞車器。做過業務的人都會很清楚,客戶遙不可及的老闆(通常客戶不會接觸到)都是我們拿來談判的籌碼;有的老闆還會故意把名片印成低階的經理,因為他們知道印上總經理、董事長,籌碼就少了好幾成。我相信陸委會明白就有一個反對傾向中國的人擔任主委,對於海基會不是制肘,反而會是籌碼。

武則天稱帝的時候,一位大臣痛罵沉默以對的張柬之為走狗,張柬之對他說:「反對武后稱帝彰顯氣節,我不如你;但是光復唐室,成功必定在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角色,這次我們也看的很清楚,除了深綠,也有深藍,雙方陣營都有基本教義派,但是當家不鬧事,當家要狠實際,才能讓台灣在兩岸與國際上的這條兩端的鋼索走的穩。

很高興新政府在用人呈現不同的新思維,在理想與實際上能做很適當的平衡,期盼新政府真的上路之後,也能拿出實績來,真的在穩定中求發展,在平衡中求改變,讓台灣越來越成為華人民主政治的典範,很驕傲的告訴其他全球的華人,我們有西方式的民主,但是我們也能繁榮昌盛。雖然沒有強大的武器與軍事實力,卻有光榮的驕傲與全球華人欽羨的支持!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