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打電話給我:「老師,你一定要敎敎我講話的技巧,我跑掉一個百萬投資客了…」她的聲音聽來快要哭了,我請她冷靜下來,慢慢講給我聽。這是個從事投資理財行業的學生,她好不容易拉到一個具有百萬身價的投資客,但是就因為一句話,投資客決定不把資產交給她管理。

「他就問我:『是不是能夠保本?是不是穩賺不賠?』老師,你也知道投資哪有穩賺不賠的,我就老實跟他講,還是會有風險;尤其是他選這種高報酬,一定是高風險的。我這樣誠實難道有錯嗎?」她又越講越激動,我嘗試安撫她:「你這樣說很好啊!」「唉呦!我就順口回他一句:『也有可能會歸零』,他就決定還是定存,不投資了。我真是不會講話…」她從激動轉為沮喪。

「其實這樣比較好…」我話還沒說完,她立刻又激動起來:「哪裡好?我差這筆就能升襄理了!現在又要等了…」我等她停下來才開口:「你知道老師最近為了20幾萬的訂單差點要打官司,協助我們的仲介商要告我。你認為有定單一定是好事嗎?」她終於完全靜下來聽我講,但是馬上問了一大堆:「老師,連你也會發生這種事喔?很嚴重嗎?你違反公司規定嗎?」

「沒有,我照合約來,只是沒有照會仲介商,我直接和客戶交易。」我話還沒說完,「老師,這就是你不對了,你這樣沒有道義…。」她又搶話,「你聽我講完嘛!這個案子有時間性,仲介商替我們承諾了結案時間,但是他卻私下加價,當客戶不同意時,仲介商故意避不見面,希望給客戶壓力…」「所以客戶直接找你們原廠…」她個性也是很急躁,「沒錯,仲介商連我的電話也不接,請示長官後,為避免客戶不能準時運作,我們就先以公告價格接下來,當然這還是保留了給仲介商的佣金…」。

「那仲介商機車什麼?他們幹麻告你?是他們避不見面耍人的啊?」
「這就是重點了!不是所有人都會這樣想,他們認為他們還是賺少了,而且還有個連帶合約也不能談了。當然,我們公司在法律上都站的住腳,即使打官司也不會輸…」。
「那就好,但是和我的百萬業績業什麼關係?」
「你知道最近連動債投資案?」
「嗯,鬧很大…,他們沒有做到告知的義務…,嗯,我知道老師您的意思了!投資人不一定都是會明白投資就有風險…,但是和你公司的是有什麼關係?」。
我清了清喉嚨:「你很聰明,我只是提醒你,不是每個人都從善意做思考;有時後講清楚了,做生意會比較愉快,勉強做了,到時就會糾紛纏身。我們公司的案子,我是提醒你,不要為了業績,做你認為會有風險的事。當時我認為是有風險的,所以我請示長官,上司是從業績面做決策,和我是從維持準時結案商譽的思考是不大相同;雖然結果可能是相同的,但是不是只談誰獲得業績,雙方就不會鬧到不可開交。」

「很多人是貪圖好處卻不想負責任的,你那位客戶已經表明希望穩賺不賠,這樣的客戶你不擔心未來會發生糾紛嗎?還有,這和講話技巧一點關係都沒有,這是誠實和貪心的對決!誠實造成了一些損失,但是,相信我,會比貪心造成的傷害小很多!」電話一頭一陣沉默,我想她是同意我的看法了。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