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的時候,父親因為高血壓和心臟的毛病在半夜進入急診室就醫。在醫生的堅持下,我們得留院觀察。過去年輕時,熬夜是稀鬆平常的輕鬆事,但是隨著年紀漸長,漫漫長夜卻是這麼難熬,也幾乎耗盡我的體力。尤其是剛進急診室的時候,一位老伯在我們眼前急救無效而過世,更加深我們家屬的心理壓力。

不過這還是小事,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留觀室可不是那麼平靜,幾床重病長者在病床上發出淒厲的呻吟聲,讓人更覺得不寒而慄,讓人感受到這間小小的留觀室彷彿是真實的人間煉獄。幾個病患沒有家人在身邊,是由外籍看護照料,帶點腔調的國語,卻不帶感情的斥喝飽受折磨的病人,似乎就是煉獄當中的獄卒。

不過父親似乎完全不受影響,沒有多久就在病床上呼呼大睡,他的響亮的打呼聲,似乎成為煉獄飽受折麼的低吼聲中的天籟,難怪岳父大人曾經告訴我,父親是個幸福的人,晚上睡覺也不會被惡夢驚擾。

在父親沉睡的時候,此起彼落的嘶吼聲,彷彿有許多幽靈打算打破臭皮囊像破牆而出一樣獲得靈魂的自由。曾經讀過地藏經的我,不禁想起地藏菩薩的勇氣,能夠手持金錫震開地獄之門,在地獄當中拯救他的母親和所有地獄當中的惡靈。我缺乏這樣的勇氣,我得不停的到急診室門口透透氣,才能讓我繼續呆坐在留觀室的小板凳上。

我買了幾本書報雜誌,依然無法集中精神的讀幾行,直到我看到幾個天使在這個人間煉獄當中穿梭,我才獲得一些平靜。「伯伯,我得給你打個針喔!你要勇敢喔!」「阿嬤,我要抽點血,給你驗血做報告,做完,醫生看完,你就會趕快好起來,回家囉!」我看這著這幾床病人,幾乎都不大可能馬上回家,他們正在等著天亮,等著一般病床,甚至可能是等著解脫。但是這些護士卻像著哄著小孩一樣,讓他們能夠安靜一會兒,能夠重新燃起一絲生命的希望。

兩個天使在我的隔壁病床聊天,我才知道這些天使不僅僅穿著白衣,還帶著草苺顏色,剛剛畢業沒多久的年紀竟然有這麼大的耐心和毅力,在哀嚎聲中穿梭,讓我佩服不已。我們常常在職場上嫌棄草莓族的缺點,就像那些不肯合作的病患一樣,在一點一滴磨光年輕人的耐心。可是這群天使似乎擁有比海還深的耐性,微笑從沒有在臉上消失,甜美的聲音在疲憊當中更加能撫慰人心,在一片哀號中就像烏雲破口的陽光,讓痛苦顯得這麼為不足道,也讓我自己顯得更加微小,誰說年輕人都是不耐壓的草莓族?折磨人的,反而可能是年長的固執吧?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