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棒球經典賽中華隊被淘汰,後續引發的運動人才出走潮,從曾雅妮到吳珈慶,似乎台灣的天才選手都紛紛要出走,幾乎所有的媒體都專注在體育人才凋零的問題上,而忘了更根本的人才爭奪戰和台灣的移民政策問題。

談到新移民,大家直覺就想到外籍新娘,不然就是逃跑的外勞,似乎台灣只要引進生育機器或者3K勞工(辛苦、骯髒、危險的工作,不是3K黨)。更奇怪的是明明就是一些弱勢族群找不到配偶,3K工作沒人要做,但是台灣人直覺就是只要開放就會搶了本國人的工作。雜亂無章的移民政策還跟著政治口號隨便起舞,所以即使我們已經有了移民署,但是卻是沒有清晰的移民政策,光是開放外籍配偶工作,官員還是得拼命消毒,保證絕對不會影響本國勞工權益。試想如果我們的移民政策就是不准新移民工作,大家是希望他們喝西北風嗎?還是成為罪犯呢?(多年以前我們號稱的反共義士,沒有拿到黃金的民航機劫機犯都成了罪犯)

從未看過任何國土與人口比例的研究統計資料,所以我不知道台、澎、金、馬到底能夠涵養多少人口,但是明顯的是我們人口已經進入負成長期,受少子化衝擊,教育部估計一百零九年的國中畢業生人數,將由目前的卅一萬多人,減少到十九萬多人,我們的人口結構將大幅減少三分之一。很明顯的就是經濟結構將遭受到衝擊,等於未來一個年輕人將要負擔1.5個老年人的安養費用。但是這可能還是表面上的問題,更大的問題是人口素質下降的問題。

我到鄉下服務的時候,我發現越是人口稀少的鄉村,智能不足的兒童比例越高,雖然沒有正式的調查,但是我私下訪談的結果,幾乎都是因為鄉村人口稀少,近親通婚的結果。台灣2300萬人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但是對於人口一下子下降三分之一的未來,是不是在基因庫上會有越來越多的雷同呢?如果台灣國土的涵養量夠,我們是不是得考慮引進新的移民(也就是新的基因庫)來提升我們的人口素質呢?

相較於新加坡、南韓和中國的移民政策,台灣的移民一向鎖定較為弱勢的移民類別移民台灣,這樣一來,是不是更會造成台灣人口素質的弱化呢?爭取運動好手入籍只是我們看到的表象,我們卻沒有藉此檢視其他國家的移民政策,是我們不夠具有國際觀的敗筆。

我們一直高喊著要國際化,但是積極吸引國際人才移民台灣卻一直是個不能談的話題,我們積極想要加入東協,除了外交人才之外,是否有想過積極吸引東南亞高階人才來台留學,甚至定居呢?就像美國積極吸引各國人才到美國留學,所以我們的前任副總統和現任總統都是哈佛校友,他們對美國是不是也會相較較為友善呢?以我熟悉的越南來說,我們再怎麼樣越南通,其實都比不上培養一群友善的越南朋友。很少台商知道越南人可以合法罷工,而且經常為了細故而罷工,尤其是台幹人力不足,往往因此請了陸幹(大陸幹部),更加引爆衝突。越南人對於台灣比較友善,對於中國比較敵視,可見一斑。但是處理罷工,還非得靠優質的越南幹部不可,尤其是更多管理知識的越南幹部。因此台商對於台灣的學校能積極培養越南幹部莫不感到很大的興趣,送越南學生來台留學也逐漸形成一種風氣,無奈台灣的移民留學政策搖擺不定,總是無法大規模的發揮綜效。

我曾經參加某個學校越南留學生的規劃,過去讓校方頭痛的問題就是外包給移民公司承攬這項工作,幾乎變成變相打工,越南勞工繳了一大筆錢,就在台灣打工,根本和留學是兩回事。面對台商的龐大幹部需求,這間學校決定改弦易張,重新規劃越南留學生來台進修。但是相關法令不足,學校希望能安排以實習的方式,讓越南留學生儘快進入工作準備,但是卻遭到政府的反對。難道非法打工會比正當的實習還好嗎?政府落後的法令與政策往往會讓非法凌駕合法,也讓台灣只能流於非法移民打工的窘境。

我相信如果台灣制定清晰的移民政策,我們就能吸引到東南亞各國的優秀人才來台留學、定居,除了有效改善我們人口結構的問題之外,更有助於我們的外交政策的推動,更有利於台灣進一步國際化,擺脫以漢人為主體結構的兩岸衝突宿命。何況地球日益暖化,許多國家都面臨國土沉沒海中的厄運,我們的友邦吐瓦魯就有這樣的窘境,甚至最近「拒絕聯考的小子」的作者吳祥輝遊歷北歐參訪,連挪威政府都希望台灣能提供避難場所,供挪威人定居。這樣國際化、讓台灣文化更多元發展的千載難逢機會,我相信如果政府好好規劃,不僅能夠提升台灣的國際視野,也會讓台灣受到國際更多的注目,當然也能進一步嚇阻中國的虎視眈眈、蠢蠢欲動,如此利人利己的政策,我們又有什麼理由要反對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鯨 的頭像
藍鯨

創意學堂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