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和一個同學一起搭校車回家,路上我問他是否對授課內容有問題,對授課方法有什麼看法?學生很快的告訴我一個令我訝異的答案:「老師,我還蠻喜歡你發脾氣罵人的。」「咦?為什麼?」我吃驚的問他。「因為老師你一生氣,就會講一些我們沒聽過的經驗,尤其是一些就業上的知識。這是你正課裡面不會講的,而且學校幾乎不會開這樣的課程。所以我想,班上的同學應該要多多惹你生氣…。」這讓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其實我對於學生只有一個要求,上課不要私下講話干擾我上課,尤其是寫黑板還得回過頭來叫大家不要講話,但當我在又回頭在黑板寫沒兩個字,又開始竊竊私語,不停得和我玩一二三木頭人的遊戲,這也是我不斷跟學校要求不太想教一般大學生的原因。


對我來說,在職訓局和學校任教是我的慈善事業,真正的收入是來自企業輔導、授課,因為兩種收入差距大的不得了。所以我希望不要因為我的慈善事業損害了我謀生的工具聲帶。很多學生不知道,當你在台下和老師比大聲,老師就會不自覺提高音量,自然而然就變成在嘶吼,這是很傷聲帶的,更不要講老師會因此分心,影響教學品質。雖然我認為學生不想聽講是老師的責任,但是還是有些學生,無論老師多麼賣力演出,還是根本上不想來上課。為了避免這些學生影響別人聽課,我同意他們可以呼呼大睡,或者玩電腦,當然,原則上還是不能發出聲音,比如打呼、打開電腦的聲音;或者打電動贏的時候,還給我歡呼!總之,除了舉手發問或回答問題、發表意見外,我要求不能有人在課堂上跟我比大聲。


這個學生說,他知道老師的辛苦,但是有些同學就是忍不住要跟旁邊哈拉兩句,他希望我不要太在意那些神經很大條,又腦容量有限、記憶力不大好的同學。她安慰我說:「老師,你連罵人都很精彩啦!不像有的老師一生氣,竟然就跳過很重要的章節,叫我們自己看。你反而是用知識來罵我們,讓我們吸收更多,至少我是這麼覺得啦!所以這些同學還是有點貢獻,老師就不要太計較了。」我當然不會跟學生計較,我也沒真的生氣,我就是故意用其他方法來吸引這些分心學生的注意力。而且我過去當學生的時候,就是最討厭那種老師因為少數人犯錯,而處罰大多數學生的作法。上課不是訓練團隊精神,更不該運用公眾壓力想讓少數屈服。我深信,用更多樂趣來吸引,應該才是一個老師應該做的事。


回到家,我問我家夫人對於課堂上遇到學生講話會怎麼處理?畢竟我家夫人是教育界的前輩,雖然我們教的是不同學齡、不同領域的內容。我家夫人說:「我都是停下來,等他們安靜。」「那不是浪費時間嗎?」我不以為然的說,我家夫人回答我:「罵人、管秩序更浪費時間,有時候靜默,就是一種最大的力量。而且通常不到一分鐘,就能恢復秩序。」我把我的方法告訴夫人,夫人笑著說:「每個人有不同的風格,比如我上課喜歡帶活動,你不喜歡,強迫你用我的方法,或者我用你的方法,都不會很成功。往往用自己的方法最有效,這就是風格。除非我們真的無計可施,或者面臨新的挑戰,才參考別人的方法。」


我想歷屆的老師都一定有相同的困擾,不知道大家各有什麼方法能夠讓學生專心上課呢?當然不理會、只把自己要上的上完,也會是一種;把學生趕出教室也是一種,但是把學生的問題往後丟,讓後面的老師解決;或者把問題往外丟,讓社會處理,難道身為老師就只能這麼無奈嗎?那麼老師在社會到底扮演什麼角色呢?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