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景氣真的好轉了,挖角風吹向我的四周親朋好友。(當然,很多基層的朋友不一定感受到,因為挖角風本來就是由上往下吹。)我的兩個朋友,一個是業務大主管,另一個是研發大總管,也被這陣風颳到。由於大家都是熟識,所以聯合請我吃飯,想聽聽我的意見。(現在被三高所困擾,其實應該不能大吃大喝、吃太好,但是盛情難卻,就約了個下午茶。)

 

因為某所大學邀請我去擔任文創事業競賽的評審,所以我稍微遲到了幾分鐘,兩位好友已經分別在兩側就定位,我只好坐上中間的主位,開始接受拷問。可能是久病剛剛才好轉,腦袋依然不大清楚,兩個七嘴八舌講了半天我才聽懂,原來兩位老朋友遇到得不是普通挖角,而是兩家大型新創事業的經營管理的邀約。而且來頭都不小,一家是幾家大型科技業聯合轉投資,另一家則是知名陸資跨海的挖角。

 

我以為兩位朋友的煩惱是挖角條件不合和遠渡重洋的不捨,結果答案出乎我意料之外,兩家條件都好的驚人,好到任何半夜都會爬起來飛奔過去,何況舉家遷移這種小事。年薪都超過三百萬,外加支付和現在公司的解約金與安家費,人還沒登陸開始工作,就能夠收個五百萬,這還有甚麼好煩惱的呢?而且挖角挖的就是他們現任產業的領域,更沒有興趣不合的問題。那還有甚麼問題呢?

 

Jacky,你知道,我都待在研發領域,從來都沒有真正管過一家公司,你認為我做得來嗎?我沒啥把握做出成績。」研發大總管心虛的說。「對啊!jacky,我一向做台灣市場,沒有做過大陸市場,我也有點害怕,怕搞砸了我業務達人的金字招牌…。」想不到朋友間知名的「衝、衝、衝」業務大主管,也有不敢衝的時候。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不敢哈哈大笑,怕被兩個大男人圍毆!)

 

「你笑甚麼?」業務主管皺起眉頭來。

 

「對啊!老朋友已經夠煩惱了,你還嘲笑我們。」研發主管把話說得更明。

 

「兩位老朋友,我是很難想像兩位會感到害怕啊!Peter,你平常在業務場上衝鋒陷陣,再大的難事,你都沒皺過眉頭,我記得一開始你剛接主管,對於不熟悉的中南部市場,你一下就摸索了;升任協理,接東南亞市場開發,你也沒有煩惱過,現在只是個大陸市場,你還怕搞不定嗎?」接下來我轉過頭看著研發大總管:「唉呦!Thomas,你在部屬面前不怒而威的氣魄去哪啦?經營管理又不是叫你一個人校長兼撞鐘,好好發揮你知人善任的本事就好啦!怕甚麼呢?」

 

業務主管一批頭就說:「我們倆真的是被待遇嚇到了,你知道嘛!高薪責任重,如果沒有一定難度,誰要付這麼高的薪水,配房又配車,其中必然有詐啊!Jacky,你在廣告業被委予重任,獨立開發一家新公司,從無到有,那時薪水一定也不少,你是怎麼敢接?心路歷程又是什麼?」

 

「對啊!對啊!你開過四家公司,又是怎麼把公司變出來…嘻嘻,也分享一下怎麼變不見,讓我們不要重蹈覆轍吧!」Thomas緊接著Peter,好像唱雙簧一樣,把我連捧帶貶一頓。

 

我故意裝著生氣的口氣:「怎麼啦!你們是要我來回憶糗事,還是要我分享經驗?這麼沒禮貌!」

 

Peter立刻打了圓場:「唉呦!老朋友了!開開玩笑嘛!你知道研發的人就是死腦筋嘴殘,話都說不好。我替Thomas道個歉,那個唐太宗不是說以人為鏡,可以知興替,你就是那個魔鏡啊!讓我們知道有哪些地雷囉!」

 

我喃喃自語的背了起來:「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Peter馬上打蛇隨棍上:「對對…,我們就知道你學問好,所以才請你出來,讓我們知道知道興替、得失啊!對吧?」我心裡暗笑:「Peter熱愛歷史,他是故意講錯,讓我的老毛病跑出來,他才有拍馬屁的好空間,真不愧是業務達人啊!」

 

我摸摸杯子,感受一下茶的溫度,心裡想著怎麼簡短的回到正題,久病之後,腦袋真的沒那麼靈活,幾秒鐘我才開口:「回憶過往實在太久了,也不一定對你們有幫助,我講講我最近在研究事業經營成功的一些原則。」兩個人點點頭,不再插嘴。

 

「先講講幫人經營和自己創業有甚麼不同…。」Thomas馬上反應很激動:「對對!這很重要。」Peter看了他一眼,Thomas馬上閉嘴,兩個人很有默契把目光投向我。

 

「幫人家經營,雖然我們也要規劃全公司的業務、組織和制度,但是我們不是最後的決定者,真正的老闆是股東、是董事會,無論他們怎麼信任,我們還是不用擔負最後緊張的決定權,尤其是決定花錢這件事…。」我看出來兩人眼中的不屑,似乎我講的是廢話。「這件事很重要,不是廢話,我們自己當老闆,花自己錢的時候,我們的思考邏輯是『怎麼樣能不花,最好能省下來』,但是花別人的錢的時候,我們想的是合理的工作條件,想的是:『這筆錢怎麼能不花?沒有這個、那個,根本就沒辦法做啊!』這就是我寫《無本系列》這套書的核心,很多從高階職位退下來創業卻失敗,反而是還沒畢業的小朋友創業成功,原因就在這裡。習慣配備齊全的高階主管,總是認為本錢是開創新事業的成功關鍵,所以往往會被『本錢不足』所煩惱,甚麼都沒有的小朋友,因為本來就一窮二白,他們才會動腦筋去思考:『有沒有不花錢的辦法』,而往往這就是創新的來源。」

 

我喝口茶,繼續說:「這個觀念的核心就在於『時間』。配備好,一開始起步動能強,所以『成功』時間短,但是很快的就進入和同業的陣地壕溝戰,我有別人也有;但同業有的,我們卻不一定有,比如品牌、信譽和已經有的市佔率,所以我們得燒更多的錢,卻不一定能獲得『真正的成功』…。」「甚麼是真正的成功?」Thomas忍不住插嘴,這次我擋住Peter,直接回答Thomas的問題。

 

「問的好,市佔率從010%,算是初步成功,但是永遠第二名,那叫好還是不好?」我反問兩個資深的主管。Peter首先搖頭:「這個時代,永遠的第二名,就是等著淘汰,等著第三名追上來。」Thomas接著提出另一個觀點:「還不只,研發的經費一定沒有第一名多,最後還會被第一名反將一軍,用新產品壓縮我們的空間。」果然都是在業界前幾名公司上班的高階主管,不用講太多就很清楚狀況。

 

「所以往往都是這樣,為了搶一開始的10%市佔率,燒掉公司大半資產。而無本生意的新創事業是摸索時間長,但是一旦成功,就會一飛衝天,把第一名都幹掉。」Thomas忍不住又插嘴:「那這樣和自己經營與替人經營有甚麼關係?我聽不懂。」可能我講的太遠,Peter也似乎在等答案。

 

「時間啊!老闆能容忍你的時間!自己創業往往是自己有興趣的事,比較能等待,只要不是花大錢傷到自己的生活,用無本的概念,我們會不斷想辦法去找出市場的變化,找出無本或代價小的方式,成功打入市場的方法。但是,替人經營,人家挖角,往往是希望複製我們在前一家公司成功的經驗。而老闆有多少時間能忍耐你燒錢?又希望燒了這些錢,要到甚麼樣的業績目標?宏碁的藍奇最近被換掉就是個好例子,他複製了幾年成功,卻犧牲了研發,讓iphoneipad一下子顛覆到宏碁原有的小筆電的成功模式。」Thomas又忍不住:「所以捏?」

 

我又喝口茶:「所以要成功替人經營事業,就得抱持著自己開創業的心態,重新摸索市場,而不是帶著複製原有成功模式的心態,你才有機會待比較久啊!這就又得扯到創業的兩階段成功原則。」Thomas喔了一聲,還是很心急又追問:「兩階段,那又是什麼?」

 

「創業初期,沒人沒錢沒資源,重點就在於市場的摸索和想出打入市場的新策略,無論是新產品、行銷策略、營運模式,都和市場摸索有關,這點Peter應該很擅長。替別人經營,只要多另一個技能,就是表達,能把自己的構想描寫得很清楚,也就是把大餅畫到老闆相信就好。當然啦!剛剛講的,知道老闆要想花多少錢,做到甚麼規模,是初期贏得信任的關鍵。」Thomas搖搖頭:「那我完了,這我可不行。」

 

換我搖搖頭:「那也不一定,事業穩定期,資源多,靠的是知人善任。你現在雖然是被挖去當執行長,但是後台財團背景夠硬,組織也夠成熟,你只要發揮你知人善任的長處,找到適當的人,幫你做市場分析,你只要決策就好。拜託!你是老研發,難道市場敏銳度會很低嗎?那你研發的不就是不符合市場的產品?不可能嘛!你有多少新產品風靡市場的,不是嗎?人家應該就是看上你這項優點,我都覺得你比Peter會輕鬆,Peter應該是要自組團隊的吧?人家應該只挖你一個。」Peter點點頭:「還真瞞不過你,的確對方要我開個團隊名單,還要他們審查通過。」

 

「那是因為Peter你衝鋒有餘,人家怕你煞車不足啊!燒錢燒到整間厝都燒了了(台語)。哈哈哈…。」Peter不好意思得紅了臉。我發現了,立刻打了哈哈:「別不好意思了,你還是比我當年厲害啊!我當年人家可是在我上面安了個總經理來監視我呢!表示現在這個集團對你還是很信任,只是擔心一點風險。Peter你可要更注意內控啊!」Thomas急急忙忙的說:「內控我也不在行啊!」

 

我搖搖頭,嘆了口氣:「Thomas,你缺最大的就是信心啦!開發市場有三個層次:

第一、了解市場,包含:上下游整個環節,競爭對手有哪些,市佔率分別是多少,產品優勢有哪些…。有些年輕人只知道他們上過班的公司,就說了解市場,根本是笑話!這兩位應該都很熟了。

第二、看到機會,包含:顧客新需求、新產品機會、替代品的威脅、切入時機…。很多研發出身的只知道自己的產品和對手產品,就認為自己大有機會,簡直笑掉人家大牙,Thomas你也不會犯這個錯誤。

第三、尋找定位,找到切入市場的機會之後,產品、公司形象的定位是決勝負的關鍵,這兩位也熟到不能再熟,跟那種錯認有新產品、新口號,就有新定位的傢伙根本不能比,那還有甚麼好擔心的呢?

 

知人善任也有三個層次:

第一、找對人,不會被能言善道的傢伙所蒙蔽,這我都還要向兩位學習,你們是窮緊張甚麼。

第二、放對位置,這點兩位也是高手,又有甚麼好煩惱的?

第三、有耐心、有能力培養部屬成長,這點我和Peter都還得向Thomas你學習,你怎麼會這麼沒信心呢?」

 

Thomas搔起頭來,不好意思的說:「我有那麼好嗎?我怎麼都不記得我怎麼個有耐心了!」Peter也一臉狐疑看看他又看看我,又有點不大服氣深深地望了我一眼。

 

「唉呦!你忘了那個甄妮花和你現在的左右手James?」我提醒的說,Peter原本銳利的眼光頓時合緩起來,也微微點了下顎,表示服氣。只有Thomas還一頭霧水。

 

「甄妮花是我和Peter公認的笨蛋,甚麼事都教不會,你卻堅持她仔細又有耐心,是個好幕僚,雖然你經常抱怨,但是你一次又一次給她機會,還不斷調整的她的工作職位與內容。後來她還是離職了,你卻發現有些事情別人還處理不好,不是嗎?偷偷告訴你,我上一次到x企業輔導,甄妮花在那裡獨擋一面,當起主管了呢!她還跟我說,你是她一輩子的貴人,學了好多事,也更了解自己,所以她決定離開研發單位到行政單位去,果然人家有好發展囉!只是那時害你好難過,以為是你逼走她。」Thomas這時臉上得意起來,Peter則是扮了個愛哭鬼的表情嘲笑他。

 

「還有James,一開始你抱怨他自大到同事都都很火大,甚至會了小事頂撞主管,我和Peter不是都勸你辭退他?一個職員如果連基本倫理都沒有,哪有學習力?我們還能教他甚麼?你更是發揮無比的耐心,現在他不是你最得力的助手?你還想升他當專案經理不是?還有一件事是我從你們身上學到的,當然啦!一開始啟發我的是我家夫人。以前我從沒有體會到,員工的成長是和主管的態度息息相關。你們倆都知道,我不是個會搶部屬功勞的人,但是我一直沒發現,我以前的手下不好用,不在於只是不搶功勞而已,而是我讓他們覺得我一切料事如神,而不敢發揮自己的潛力。講清楚一點,也就是我雖然沒有明白在最後結果上搶他們的功勞,但是卻在共事的過程,讓他們覺得最後的成就都是我指導的結果。我太沉迷於當『教學的老師』了,所以他們老是覺得自己是長不大的學生,永遠在我底下學習,當然就沒有成就感,也沒有體會成長的喜悅。」兩個人若有所思的看著我。

 

「你們知道嘛!一直都不能出師的學徒會有多挫折?你們不會給部屬這樣的感覺,所以底下人才輩出,他們出師到別的地方去,也間接擴大了你們的人脈,一致好評,才會讓你們挖角邀約不斷。而這次的機會,在我來看,也是你們出師的機會了,不要太擔心,把你們畢生功力好好發揮,真不行,還有我這個喜歡『教』的老師嘛!」兩個人聽完,和我一起哈哈大笑,讓咖啡廳的其他顧客側目不已。我想,我的病快好了,有精神多了。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