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的幾項輔導案當中,遭遇到幾次挫折,讓我十分沮喪,也讓我在這裡提筆有了較多的猶豫。是不是缺了博士學位,尤其是名校的光環;還是缺乏知名度和顯赫的功成名就,我們就喪失了表達自己意見的權利?或者變成次一等公民?連我的教職工作似乎都是低了那麼許多。

連番遭到台大教授的羞辱,讓我感到氣憤,也讓我感到疑惑,一個台灣最高等學府的教授,難道除了專業學問,連基本的禮貌都不懂嗎?第一次遇到個是資管系系教 授,他滿頭白髮,在審查案上提出他的各項疑問,為的就是證明我這個顧問的無知與臆測。他下了個結論:「我都不敢說我很懂網路科技了,你怎麼能這麼肯定這個 案子會成功?」接下來他就開始詢問我研究所科系,論文內容,發現和網路科技豪不相干,他似乎獲得至寶,立刻語帶不屑:「你是半路出家,能說什麼專業?」我 按耐不住終於回他一句:「請問委員,電腦在您求學哪個年代發明?網路又在您哪個學歷流行?」他滿臉通紅彷彿被我抓到痛腳,氣急敗壞的叫我坐下閉嘴。當然我 輔導的案子就告吹了,獲得個「不切實際」的結論。

滿頭白髮的教授他能嘲笑我是半路出家嗎?1990年才在台灣誕生的網路科技,鐵定在他博士學位拿到之後,當時資管系都是倉促成軍,紛紛從企管系借將,難道 我會不清楚嗎?雖然我碩士不是研究網路科技,但是我在業界待的時間不會比他在資管系的研究時間短,實務接觸和象牙塔的理論能相提並論嗎?我不知道他有什麼 資格修理我。

另個資訊科技審查會裡,另外一個台大國企系的教授更離譜,在我們提出實務研究數據時,竟然要我回答是非題:「你只要說是或不是,就可以了,其他你不用多 說。」我實在忍無可忍:「這是小學生考試的方法,科學研究怎麼能用是非題來答…。」我話都還沒說完,教授竟然目露凶光,面目猙獰的吼出來:「你是來備詢, 我是來審查的,難道還要你來敎我嗎?還是你要來上課?」有了上次經驗,為了客戶著想,我硬是把一口悶氣給吞了下去。我趁著審查委員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溜了 出去,告訴下個審查客戶,利用簡報的時候,幫我好好修理這些委員。

因為我知道這位遲到的客戶(本來順序在出事客戶之前)有充分的準備,以實務經驗提供我們的研究證據。要不是他遲到了,我就不用在上一場硬吞下怨氣。我提醒 即將上場的客戶:「特助,你記得你要把你們導入我們新系統做的舊產品拿出來對照,並且告訴他們,在我們輔導下,你們才知道新系統能提供更有效率的成果,記 的喔!要特別提我們顧問的輔導喔!幫我好好修理這個讀書讀到背上沒禮貌的傢伙。」果然,等到這位客戶上台簡報,如我們約定的,他不斷提到我們所提供系統與 資訊對於改善效果有多大的幫助,並且把他們輔導前的狀況和之後的成果作了對比。讓台下其他委員一致叫好,也讓這個沒禮貌的教授啞口無言。

我以為事情就到這裡了,沒想到我後面還有個客戶,因為專案執行者離職,他們找的代打竟然有問題答不出來,我站起來要幫忙答詢,這位教授剛好暫代主席(主委 去上廁所),他竟然假公濟私公報私仇,又怒斥著叫我閉嘴坐下。台上的客戶驚覺狀況不對,只好靈機應變找個理由搪塞過去,明明很牽強,但是為了不讓我發言, 竟然就讓這個案子過關了。我當場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悲?喜的是這個案子順利通過,悲的是國家審查標準是什麼?是胡扯?還是科學證據?更悲的是我們國家到底找 了什麼評鑑委員?知名高等學府又培養出什麼教授?什麼學生?

事件結束後沒多久,我注意到洪蘭教授開罵台大醫學院的學生,許多朋友都額手稱慶、拍手叫好,認為給台大個教訓,但是我卻憂心忡忡。因為我看過洪蘭教授寫過 篇文章,文章一開頭就說舉了她曾被一個標語震撼過,那個標語正是:「假如孩子沒有學好,那是老師沒有敎對」,她還下了結論:「其實仔細想想它是對的,天下 真的沒有不可敎的孩子,每個人都有天賦給他的能力和追求這個能力的熱情,全看我們(老師)怎麼去啟發他,只是他的熱情常被我們(老師)澆熄、能力被我們 (老師)扼殺…。」

如果洪蘭教授是要透過指摘學生來痛罵台大教授,那我還能有一絲一毫的的理解,不過我也不能接受透過怒斥弱勢的學生,來暗諷不知檢討的老師有多高竿。但是如果洪教授真是要怒斥學生,那我真的覺得她真的弄錯方向了,答案其實是跟她自己寫的結論有極大關係。

經過這幾件事情,我一直在猶豫我要不要去拿個博士?是不是得要按著學術倫理的方向去取得發言的權力。但是洪蘭教授那篇文章後來還有個小故事又讓我決定不放 棄我現在發言的權利。她文章這樣寫著:「幾年前,有個八歲小女孩有本小說(飛舞的手指)在亞馬遜書店暢銷,很多記者去訪問她時,問她長大以後要做什麼,她 非常驚訝的說:『為什麼要說{長大以後}要做什麼?我現在已經在做我要做的事了。』」洪教授又下個結論:「的確,為什麼要等長大以後才去做自己要做的事 呢?人每天都在過日子,每天都應該把握當下做自己要做的事!」我不知道洪教授前後矛盾的論點和行為何者是她的真心,但是我深信孔子所說:「君子不以言舉 人,不以人廢言。」至少她後面下這個結論深得我心,即便我現在沒有博士學位,缺乏學術地位,甚至沒有顯赫的成就,但是都不能因為令人咋舌的教授,就阻擋我 要做我想做的事。這讓我還聯想到「當幸福來敲門」這部電影中,片中飾演爸爸的威爾史密斯對他兒子說了最令我感動的話:「除了你自己,沒有人能對你說你不 能、不行…。」

或許,我們的生活都會有一群沒禮貌的傢伙,跑進你的生命裡,對你大呼小叫,無理的要你這樣,要你不能那樣,但是記得,人生是我們的,我們就是再拍自己的紀 錄片,我們是導演,也是主角,只有我們可以喊卡,也只有我們能分配戲份,他們憑什麼跑來我們的電影裡搶著當主角呢?我決定要自己主導這部戲,不論他是什麼 大人物,他都不能叫我閉嘴!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