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一會兒,我覺得好多了,再看一次我早上的文章,總覺得我寫的太急躁。對布拉姆斯並非很公平,因為他的論點野有很多與我類似之處,最大的不同點,我想應該還是在於我認為,學會選擇,也必須學會負責!

所以沒有方向的摧毀現有制度,不是我的根本主張,我的主張在於要先分析現在的問題,提出希望的呈現的未來,然後再找出現在出現的可能的病因,再加以消除或改良,以完成我們希望的方向與未來。

今天,假設我們要到某地,我們可以搭公車,也可以坐計程車。搭公車就是節省經費,搭計程車就是快速、方便。

但是搭公車就是要付出「等」公車的代價,就是付出時間成本。撘計程車,起跳就70元,就是「貴」,要付出「金錢」的代價。我們兩者都考慮好了,才付出代價,做出選擇。

今天台灣不是這個樣子,大家都想搞「雙贏」,也就是既不花成本,又能自由選擇,尤其是希望把代價推到別人身上。

最近有一個國中體罰學生,被學生用手機拍下來,提供給媒體,學校既不敢公開承認體罰,事後還找學生來寫自願書,自願被體罰。這樣的學校交出什麼樣的學生呢?我想拍攝的學生應該也不會承認是他拍的,或許還會說是不小心打開手機拍攝功能,後來又送修,外流到媒體手上吧!

這就是我們的社會狀況,不知道選擇之後,要付出代價。總是希望用投機的方式,看能不能一石二鳥。

過去我從第三類組轉到第一類組,我知道我得付出史地文科重新學習的代價,所以我就花了時間重考,而且成績都比我同學差。

我那個德國姑丈,在德國念中學的時候選擇了技職體系,他花了四年補習,才跟上普通學校的課程。

今天我們倡議改革,不是罵了爽就好,而是我們得知道,我們得花多少資源,得改變多少事情,得用什麼步驟,才能達成我們的目的。

當前的問題或毛病,誰都很清楚,政府官員也不是不知道,就是在改革的時候,不願面對自己要付出的代價有多高,過分樂觀,才會變成這樣的後果。

所以很多朋友在提出改革的時候,往往就簡化了整個流程,缺乏資料佐證自己的看法(或者用二手資料、東拼西湊自己的資料),還過分期待ㄧ些自己無法掌握的資源,例如中共態度、企業界的動向、市場發展...。然後號稱自己的策略一定會奏效。其實態度上和現在的政府差不了多遠。

我為什麼說:我們要用示範的。原因就是我們必須實事求是找出變數,把我們沒有觀察到的問題找出來。更重要的是,這就像是出產出產品,才能讓人家選擇。

這不是訓政,訓政是一個單位打倒所有反對者,集中權力,去推動自己的理想。是我對孫中山先生思想研究後,我不贊成的其中一項。因為集中權力,只會造成爭權奪力,根本起不了民主示範的效果。

民主就像市場,星巴克開出很有味道的咖啡廳,他們不只是賣咖啡,更是賣氣氛。我們注意ㄧ下,是不是原有的怡客、丹堤,都變成氣氛很好的咖啡店呢?這就是示範來的改變。

我們停留在謾罵、攻訐,希望別人變好。孰不知,別人光是回應你,跟你謾罵、攻訐,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去思考變好呢?

很多朋友說我籠統,其實他們對我的想法根本沒有花時間去研究、體會,甚至他們對自己想要的方向也沒有想清楚,還有要付出什麼代價?

我常常和伙伴們說,我們倡議改革,我們都得用首長、主事者的態度來思考,我們要達成什麼?我們要什麼?我們得犧牲什麼?我們得遊說誰?我們得改變誰?步驟是什麼?方法是什麼?要付出什麼代價?

就像很多現在的經理人,頭銜都是經理,但是實際的經理人都只會問一個問題:你帶多少人?一個人的經理(沒有部屬),那不叫經理人,那只是叫做「經理」的職員。

ㄧ個經理人如果思考的只有一個人代價有多少,一個人要怎麼做,不曉得資源要花多少,不清楚人員要如何領導、管理,那麼這家公司會託負多少責任給他呢?

同樣的,如果我們想的只要...就好,而不是站在政府的角度來思考事情,那麼公司的老闆--人民,又能把多少責任託付給你呢?

我們談教育改革裡面要加入選擇的訓練,不是訓練學生恣意妄為,而是訓練學生很清楚,選擇要負起責任來!一個人的選擇要負起一個人的責任,一個組織的領導者決策,就要負起組織成員的責任來!

很多學科的設計是經年累月研究才出現的理論與制度,要改變,首先要先研就,如果什麼都不付出,只是要方便,那麼我們付出的代價,會更加巨大!

我常常很開心,那就是我們家族有很多朋友很認真,不僅仔細讀完我的主張,甚至能體會到我的主張是我多年研究與實際經驗的集合,還會去找更多的資訊來加以討論。這就是實事求是的最基本態度。

孔子說的真的很好,只有思考,不學習(研究),那麼就會迷惘。只有學習,不思考,那麼就會停止不前。

實事求是就是我們要能思考選擇,也要研究負責!




--



風輕水清,天下平.....................藍鯨
台灣應該有另一個選擇
http://tw.club.yahoo.com/clubs/anotherchoice/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