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是覺得許多人輕忽了文字和語言的力量,而輕率的用情緒來表達自己的看法。總認為這些發言不會有任何影響,而放肆自己感覺,輕忽深入的思考。所以有用語言暴力相向者,簡化思考推理者,還有預言式留下見證者。這些想法就是奠基在自己不相信自己能改變什麼的立場上。

當然,這是個人選擇,我們也不能說什麼。不過,各位朋友,我總覺得彼得杜拉克、大前研一、克里斯汀、熊彼得、凱因斯、甚至更早一點的馬克思;我們耳熟能詳的孫中山,還是我大學政治學專業領域的杭庭頓、大衛伊斯頓,甚至季辛吉的回憶錄;或者談個人理財的富爸爸作者羅伯清琦...還有很多很多人的著作和觀念,都比陳總統或李前總統,還是宋主席、連爺爺說了什麼?或是做了什麼?還是誰替他們捉刀寫了什麼?對我個人影響大很多。

文字與語文的力量,有時候犀利的程度足以動盪整個社會,例如馬克思。有時候劃時代的革新,遠遠超過政府所能做到的境界。何況只影響一、兩個人?

我每次在下筆的時候,總是戰戰兢兢,深恐自己的推理不是那麼正確。有時候更懊惱台灣實證的研究這麼缺乏,總是缺乏數據來佐證自己的看法。偶爾有朋友誤會我的意思,或者太過簡略思考的表達,讓朋友們指正我的發言,我總是必須不厭其煩的重新思考,反覆論證,直到朋友們有一定的諒解或自己推翻自己的想法為止。這是因為,我知道在這些對談當中,不僅是對談的雙方有互動性的影響,也潛在影響了其他默默看著這些文字的朋友們。

就像在我的奇摩家族當中,有17-8歲的高中生,有和我年紀相仿的朋友,也有比我更加年長的朋友。比對他們前後文的發言(從剛加入到持續對談後),我們不難發現,有些人的思想已經趨於一致,甚至在公共領域上,某些問題的看法也日漸相同。這就是社會改變的開始,也是我們對於未來可以期待的原因。

更有甚者,有些朋友比我還認真,不僅汲汲追求我們對談內容的實證資料,甚至還展開新的閱讀和思考領域,有時候還真的令我吃不消。但是這卻是自我實際改變的動力,我也樂於和大家教學相長,畢竟這個社會變動的速度十分快速,拘於自己的印象和感覺,有時候很難看見真正的天空。

最近家族的朋友們有人開始用奇摩知識網把我們討論的問題,尋求更多的答案,這也是適應新環境的一種創新做法,雖然答案不見得儘如人意,但是受到影響的人們應該也會與日俱增。

我深信這些朋友的努力,都會是國家社會進步的動力,而在這之中,我們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