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2000年政權更替的喜悅,因為八年來,至少我個人學習到,即使貴為總統,也無法一諾千金,各種就職時的承諾,還是得聽其言觀其行,等日後來驗證。不過還是聽到馬總統具體的宣示要遵憲、行憲,不再非法監聽、干涉司法、壓迫媒體、操弄選舉,願意樹立憲法權威,彰顯守憲價值。

當年離開國民黨投入反對運動,就是發現國民黨把憲法當成遊戲語言,既不遵守,又當作成政權保護傘。不願加入民進黨,則是因為老是聽到憲法不合身,大憲法要修成小憲法,為意識形態量身訂做憲法。孰不知憲法就是「人民權利的保障書」,關鍵就在於:「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一言。沒有法律依據,政府不得剝奪人民自由,包括人身、財產、言論、居住遷徙…等自由。憲法就是人民對抗政府的最後工具,也是人民可以安居樂業的最後保證。

很多國家的憲法連政府組織的規定都沒有,甚至也不會討論國體、國名,因為那不是憲政主義的核心價值,行憲的目的在於限制政府的權力不被濫用,政府的施政能有合理的監督與制衡而不侵犯人民的權利,政府能在人民的選擇下合法的更替,讓國家主權置於人民集體意志之下。如果不能明瞭這點,那麼憲法只是獨裁的裝飾品,只是政權的合法偽裝。

很可惜即使過去的總統無論怎麼宣誓遵守憲法,總不免抱怨憲法的限制,想盡辦法希望能修改憲法,多爭取一點自己的權力,掙脫束縛,少一點羈絆。很高興新的總統以具體的方式說明他所領導的新政府希望能遵守的方向,雖然還有無罪推定的觀念、各族群包含移民的平等對待…需要公民社會建立和媒體共同推動的方向,不過,政府只要樂觀其成,而不需越俎代庖的推動。因為公民社會不會是由上而下規定而產生,媒體也不是因為政府約束而自律,民主進展的決定權在於廣大的民眾。

我對台灣老百姓有極大的信心,也希望台灣民主如同馬總統所預測,提早進入民主成熟期,期待下一次政黨輪替,不再是全民對立的狀態,而是共同理性思考的抉擇。也期待台灣的民主能像美國早期發展一樣,出現對憲法不滿意卻願意遵守憲法的總統,甚至不斷建立憲政慣例,不讓我們老是希望修憲,把總統當做賊來防,期待新總統以台灣湯瑪斯‧傑佛遜自許,也希望天佑台灣,從此刻開始真正進入憲政時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鯨 的頭像
藍鯨

創意學堂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