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說我是怪咖,我家夫人就會接口:「你不要罵我老公,我會生氣喔!」生活的小情趣聽來都令人感到窩心,但是這次連夫人也覺得我是怪人。應該很少人會發現 福州伯和陽婆婆那篇文章其實是人資管理的序篇,而不是單純的只是笑話。如果你能早點發現我是怪咖,那麼你對我接下來要講的內容也就不大奇怪了。

這篇文章停停寫寫一段時間,倒不是我在修修補補,因為我早有定見,原因不外乎,一是忙碌,二是我想當分析師而非預言家。我和我家夫人經常利用週末看星光大 道作為一周的調劑,熱愛歌曲的夫人更喜歡這個聽歌的好機會,看看年輕朋友怎麼詮釋歌曲,尤其是重新詮釋老歌的新曲風,更是夫人的關注焦點。原本我也被夫人 調教成這樣欣賞的角度,跟她在電視機前面擔任多出來的兩個評審,自我陶醉的跟著給分(所以歌手都會衝過廿幾分…他們應該都不會被淘汰啦!)。不過,這次星 光六,製作單位有了新玩法,讓幾個音樂人投入帶領新手,以師徒制的模式展開競賽。這個新發展,讓我不再專注在音樂上,而變成從競賽當中看管理。每次節目一 結束,我就開始提出我的看法,讓夫人樂趣少了很多,故意不高興的說:「聽歌就聽歌,講什麼管理啦!沒人像你走火入魔到這種地步啦!娛樂當工作。」除了家裡 講,我還不過癮,還到學校講給學生聽,並且還和學生打起賭來。我可能從上次開心農場開始賭上癮了,我們約定,如果我贏了要學生認真聽講一周,不然就得交篇 讀書心得;如果學生贏了,我送他們每人一本他們挑選的書。我打得如意算盤就是無論如何學生還是得好好學習,最多就是荷包瘦一點而已。可惜的是,我每次都 贏,讓學生一周認真過一周,有些學生受不了,竟然給我請病假了,還有個女學生竟然請了兩周生理假。

我們的打賭從比賽第二週結束之後開始,四隊都較量過一輪才知道各位隊長的領導風格與管理策略。我在第三週比賽還沒開始之前,就在課堂上做了簡短的分析: 「張宇老師是個強勢風格的人,他就像我們經常遇到的英雄式主管,一夫當關萬夫莫敵,所謂強將底下無弱兵,資質再駑鈍的部下,在他指揮若定與氣勢之下,小卒 都能變英雄。但是缺點是…。」我決定讓學生思考一下,學生一致認為這樣所向披靡啊!還有什麼缺點?我提醒他們:「強人在的時候,通常霸氣十足,但是強人不 在…會怎樣啊?」一個學生大聲的說:「會大亂!沒有指定接班人,就會群雄並起!」我笑著回答:「你歷史很熟啊!的確,即使現在在工商社會,不一定會群雄並 起,卻常常會群龍無首。因為強將底下無弱兵,但是缺乏強將,就只剩下弱兵了。不過,最糟的不是這樣,而是弱兵會學強將,深受影響,企圖塑造強人第二,但是 英雄為什麼這麼少?就是因為他們有特殊的能力與特質,勉強去學,往往畫虎不像反類犬。這些參賽的選手會喪失個人特質,在下一次對上康康的時候,這種情況會 越嚴重,因為勝利會加強這種傾向。」雖然我說出我的看法,學生還是認為張宇會獲勝,大多數社會上的價值觀總是向強者屈服,尤其康康是最不像音樂人的歌手, 贏了左安安看似充滿僥倖。

當然我也分析了康康:「大家不要看康康是個諧星,就輕視他對音樂的熱愛與熟悉度。我認為他在音樂生涯的成就沒辦法超越主持人的身分是在於他天生的本錢不 好,可能是嗓音、相貌不適合音樂環境發展,但是這次比賽讓他展露了音樂人的才華和教學的能力。就像很多教練並不是拿金牌的國手,但是他們夠專業,也很會教 學,反而能敎出金牌得主。最主要的是,康康善用策略,分析環境,更是展露他管理領導的長才。譬如他的策略很簡單,一般隊長都是強棒放在前後,中間則是夾雜 一般中等與較弱的選手,開路先鋒有可能一鳴驚人提振士氣,後面的救援投手也要能力挽狂瀾。但是康康卻用下駟對上駟,上駟對中駟,中駟對下駟的道理,只求場 次的獲勝,而不是求全壘打的全面光榮。此外,他還擅長分析外在環境,譬如演唱技巧很好、聲音高亢飽滿的胡夏,他就分析了評審,他說:『我看小琥老師ㄧ定會 說:不就這樣!』所以他叫胡夏唱了女歌手的歌,讓女性的陰柔美修飾胡夏豪邁的男性唱腔。幾乎每個歌手,他不僅僅掌握他們的特質,也掌握了評審的想法,在選 手的基礎上,做他們能做的小幅改變。」我這時候又給學生做個機會教育:「你們認為主管最重要的工作是什麼?」一個學生輕忽的回答:「管理啊!」我緊迫盯人 的繼續問:「那什麼是管理?管理要做到哪件事?」

學生瞠目結舌,我也覺得題目太大了,我修正我的問法:「對於帶一個新人,你認為要做到什麼管理的功夫?其實帶這些新秀選手就像主管在帶新人一樣,你們覺得 是主管親自帶呢?還是委託資深員工照顧?怎麼樣才對呢?」一個學生聽出我話中有話,很滑頭的回答:「專業給資深員工帶,其他自己帶!」當然我會繼續追問: 「什麼是專業?什麼又是其他?」不停的追問就能逼迫學生不斷思考,也會讓真相越來越明顯。學生又開始答不出來,我就會提醒他們:「回想一下你們剛進職場、 剛到個新學校,你們會需要什麼?」這點大家倒是異口同聲:「需要關心。」我點點頭:「的確,這也是小胖老師落敗的主要原因,他並沒一開始就花很多時間和他 的新手夥伴在一起。」學生紛紛點頭,還有些學生十分不看好小胖,跟著說:「看起來就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主管,我看他一定最後一名。」我搖搖頭:「其實你們沒 注意到小胖老師是很能被虧的人,等於是把敗戰責任都擺到自己身上,或許他第一次初賽的管理表現不好,但不代表他不會改進,起碼要經得起主持人和評審的開玩 笑,這點就代表他有過人的心胸,也代表他不會把失敗當成陰影。」

有個學生就直接問我:「老師,你不看好左安安嗎?」「嗯…。」我低吟了一下,緊接著說:「不能說左安安的管理模式不好,而是說不適合像比賽這樣短期衝刺的 專案管理。」「怎麼說?」換那個學生不放鬆繼續追問。「身為一個主管,和部屬感情很好,運用情感魅力來領導,通常就不適合時程緊繃的短期衝刺,因為短時間 決策,就需要比較強勢的領導,不能依據部屬的程度與專長,讓他們自由發揮,紀律是比尊重的成分高一點。但是…。」學生恍然大悟的接口:「她的確太尊重選手 了,但是依據學生素質來小調整,才是比賽的目的吧!」我搖搖頭:「目的是要贏吧!不然就要被淘汰了,如果不能像張宇這樣強勢主導,也要像康康這樣策略運用 才好,如果只是在原來的基礎上小幅調整,那是長期發展的工作,需要長時間才能見效。因此如果當個廠長、店長,很適合左安安的領導方式,但是如果是專案經理 或者要引導公司變革的執行長,希望短期收效,那麼就要和張宇與康康學習。」當然小胖被主持人塑造的形象,實在無法扭轉學生的印象,所以他們還是都依據「感 覺」來選擇。在討論之後,他們決定支持左安安。

當然後來的發展,小胖果然找了幫手,來改善他的問題,只是沒料到他竟然找吳宗憲來幫忙(其實也能解釋,畢竟吳宗憲是康康的師傅,而且情況類似,主持功力比 音樂能力受到更多重視,吳宗憲應該在徒弟表現優異的情況下,應該也會手癢想下場客座一番),其他就和我預料差不多。而且我和學生說:「這次讓康康大出風頭 了,尤其還擊敗兩個著名音樂人的聯隊,但是應該還是要給人家留點面子吧!我猜康康下一場即使不禮讓,也不會盡全力吧。這樣才能讓一些不適合的選手不會一直 被強棒庇祐,也為康康留下更多的後路,畢竟這不是打仗,一戰成名夠了,不需要讓人和都破壞掉,康康是個熟知人和重要的藝人,我猜他會知分寸。」果不期然, 最後張宇邀請康康一起開演唱會,即便是客套話,獲得音樂才子的肯定,如果我是康康,應該會好幾天睡不著吧!

我家夫人雖然很訝異我的鐵口直斷,但是她認為整個聽歌的氣氛都被我破壞殆盡,警告我下不為例。我想,以後還是留在課堂上吹噓就好吧!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